性交易很低俗但应非罪化(一)

性交易很低俗但应非罪化(一)



嘉宾简介:李银河,1952年生于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师从于中国社会学奠基人费孝通。


主持人:袁训会,共识网编辑部主任


主持人今年的2月9号,中央电视台播出了针对东莞色情行业的暗访报道,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些报道通过暗访东莞多家五星级酒店,在央视的镜头中甚至一些性工作者明码标价,等待客人挑选,一时间舆论焦点聚焦于东莞扫黄,也引发了互联网上对性交易是否应该合法化的讨论。性交易到底是否应该合法化,性话题在中国意味着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和困惑,我们邀请到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老师跟网友讨论在中国如何谈性话题。



过去三十年 中国人对性的看法变化很大


主持人:应当说,在这次"东莞扫黄事件"上,民众的反应与主流媒体的舆论期待大相径庭,在互联网上出现了"公知挺黄"这样的奇景,有不少网友甚至在微博客上喊出了"东莞挺住,东莞不哭"这样的口号,不知道对这种现象您怎么看?它对于大众的启蒙又有何意义?


李银河:从央视记者的角度,他们也是很意外的,扫黄是政治正确的,怎么遭遇这么大的反弹?我觉得原因是复杂的,几句话也说不太清楚。我能想到的原因大概有几种。


  一是整个社会在性问题上的管制、言论管制和整个社会的性氛围的变化,这有很大的作用,大家都公开跳出来反对扫黄。这个现象在三十年前是完全不能想象的。我觉得这跟最近几十年政治意识形态的放松有关,大家越来越觉得怎么想就可以怎么说。


  有些人对《卖淫法》一直持批评态度,我不认为大家是很冲动、很激烈的、是故意的,或者是胡闹的,或者是故意说反话,我觉得还真的不是这个问题。比如像我,我就是通过研究性服务业,早就有卖淫非罪化的看法。我觉得这个想法也不在少数,有大批的人已经都这样想了。从网民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过去中国对于性服务业的管理是有问题的。我们的《卖淫法》是根据1950年代,共产党刚夺取政权,要救卖淫妇女出苦海、打击阶级压迫,在这样的理论背景下制定的。当时都是穷人的妇女受压迫、受剥削,统治阶级欺压妇女,他们糟蹋这些劳动人民的子女。所以50年代共产党进北京城以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扫黄,把妓院全部取缔,枪毙了一批恶霸、老鸨、淫媒。在解放初的30年间真的是消灭了卖淫业。虽然在一些矿山或者是长途贩运的公路边还有一些暗娼,但基本上都扫除了。


《卖淫法》带来的负面效果远远多于正面效果


主持人:您刚才讲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从未出现过的。


李银河:对,能够实现也是有其特殊原因的。当时所有人的工资仅仅够吃饭,这是一个客观的现实。没有闲钱去寻找性服务,这是其一。


  另外,政治上的管制非常厉害。你知道那个时候都是要学雷锋,批判私自一闪念、批判资产阶级腐败的享乐主义之类的,连搞婚外性关系都要受行政处分。在1997年的《刑法》修改之前还有流氓罪,这个流氓罪惩罚的是所有婚姻之外的性关系。怎么可能不打击卖淫嫖娼呢?卖淫嫖娼完全就是社会的丑恶现象,特别特别恐怖。而且那个时候的淫媒都是要枪毙的,这在全世界都是没见过的。妓院的老鸨,我们所谓的容留、组织他人卖淫的这些人,在国外就是淫媒,就是鸡头、妈咪,这些人在中国是要枪毙的。一直到90年代,我还看到杭州有一个叫芭堤雅桑拿中心的女老板,她就是容留妇女卖淫,没有强迫的情节,就是组织一帮妇女卖淫,她就是被判死刑。在全世界都很少见这种现象。


  到改革开放以来,整个卖淫业、性服务业的规模与日俱增。一直在扫黄,而且非常严厉地扫黄,全世界见不到的那种严厉程度,就像枪毙老鸨,还是压不住,在全国简直是非常泛滥。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也会觉得法律有点儿失据了,它的依据是50年代的那种情况,是在那种阶级情况下。现在的情况大不一样了,好多人都是自愿入行的,跟解放初期的感觉和性质都不太一样。


  照我的看法,《卖淫法》的正面效果基本没有。由于有这个《卖淫法》,中国的性服务业规模就缩减了,这些人都被扫清了,这个效果是没有的,而且还带来好多负面效果。比如说既然是非法的,他们会转入地下,就要找黑社会来保护。因为卖淫本身有风险,嫖客不交钱,或者侵害小姐,都需要人保护。处于非法状态下,他们就要找黑社会,黑社会就会在这个基础上滋生。由于这个行业的特征,让他们转入地下,他们就要打点官员、贿赂警察、找保护伞,这种情况又造成了警察腐败和官员腐败。所以说现行的《卖淫法》的正面效果很少很少,负面效果反而很多。现在网上出现了这样一种质疑的声音,有的人比较激烈的说"东莞挺住",实际上大家早就在质疑了。对于性服务业究竟该怎么处置,大家是有看法的。


按恩格斯的理论,专职太太、二奶也是卖淫


主持人:针对这种现象,孙立平老师给出解释说:"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改革进程遭遇转型逻辑",作为央视来讲,它代表的是权力体制,失足少女或者是卖淫妇女则隐喻着底层或者社会;前者占据着体制赋予的道德制高点,后者在主流道德观中一直是道德堕落的象征。现在的情况是很多人并不这么想,特别是网络上的不少网民,在转型过程中他有一种反体制的思维,他们非但不认为央视代表道德制高点,甚至讥讽挖苦把其称作CCAV,而他们给予那些妓女更多的是同情,所以,才出现了现在这种状况。


  当然,早在2005年,您就提出"性工作者非罪化",那么能不能在这儿跟我们的网友再讲讲这个"非罪化"或者说合法化的具体内涵呢?有一种观点就认为,在当下的中国尚不具备性交易合法化的条件,您又怎么看?


李银河:我主张的非罪化和合法化还是有一点区别。合法化就有点像德国那样的做法,卖淫业的所有性工作者都要登记注册,政府收税,公开的开妓院之类的,这一般是合法化的做法。而非罪化的定义是对于所有的成年人之间的性行为,就不去管它了。不管其中有没有金钱卷入,它是一个性交易,还是一个正常的一般的为了爱的那种性、婚姻之内的性。


  这里面有一个逻辑是什么呢?我认为现在的《卖淫法》在逻辑上有一个很不完备的地方。比如说二奶,恩格斯曾经提到的资产阶级的妻子,就是那种专职太太,她自己没有收入,全靠丈夫挣钱养活她,他把这种叫做卖淫和通奸构成了道德,这是恩格斯给专职太太的定义。按照这个逻辑,就像二奶、专职太太,她们和小姐的区别就在于零售和批发。我们打一个比喻,就是这些人一次性地出卖了自己的性服务,那个人就是给她提供生活的条件、供养她,小姐只不过是每次单交钱。按照恩格斯的理论来分析,扫黄应该是扫到专职太太的。因为你也是卖淫嘛。


卖淫非罪化才是比较合逻辑的做法


李银河:但是,实际上我们又知道,在现实生活中,你不可能把一个在家当专职太太的人抓起来,判卖淫罪,甚至不能把一个二奶抓起来说她是卖淫。单去扫小姐,在逻辑上是不完备的。所以卖淫非罪化才是比较合逻辑的做法。现在世界上女权主义一般的主张,联合国的文件上也讲到卖淫从原则上来说不应当是非法的。


  这种东西在中国究竟有没有可能,真的把《卖淫法》改了、取消了,我觉得还很遥远。就是我前面所说的意识形态方面的包袱是很重的。当初50年代制定《卖淫法》的时候,它是作为新中国共产党的政绩,是一个新气象。当时都是这样看的。你看资本主义社会就有卖淫,我们就没有,这个东西是作为新社会新中国的新气象。如果说现在让卖淫非罪化,好像我们就不是新中国了,我们又回旧中国了。


  我觉得从意识形态上讲,这个政权没有办法正视这个问题。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规模,根据对地下性产业的研究,已经从需要淫媒介绍慢慢转向了个体化,就是在网上招嫖,在网上找到一个人,私下里谈好价格再私下交易,这种私下交易是绝不可能完全抓到的。


主持人:特别是在今天,出现了移动互联网,比如,手机微信招嫖就很普遍。


李银河:对,太难了,技术上完全做不到了。实际上非罪化的局面已经出现了。所谓的扫黄行动,从1986年开始实行的对妓女的半年到两年的劳教,对嫖客一般是5000块钱的罚款,这个东西能够真正制裁到的是很小的一部分。实际上卖淫的非罪化已经成为普遍的实践了。在所有的性服务业里,99%都没有治罪,大部分都抓不到,只有1%的人被治罪了。我去过深圳的劳教所,里面也就关了几百人、十几个人,这比起几十万、几百万的性工作者,可能连1%都不到。现在的法律面对这种规模庞大的性服务业,不但没有起到减少的作用,反而是把它逼到地下。全是负面的效果。


 总体而言 性工作者是弱势群体


主持人:下边一个问题,在声援东莞的过程中,不少人还喊出了"支持性工作者弱势群体"这样的口号,但是也有网友质疑,性工作者能算得上弱势群体吗?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现实中有很多从事色情业的人并不是因为贫困,您又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李银河:虽然性工作者中是有分层的,就像社会学专门做性产业调查的,会把小姐分成五个档次,从最高的应招女郎,到最低的在工棚里面,几十个农民工雇上一个人,白天给他们做饭,晚上就给她们几块钱去睡觉,包括那种站街女。有的人看着好像不是太弱势,挣的钱又多,又住大饭店,戴高级首饰什么的。但是,整个群体,从整体来看还是弱势群体。从法律上,她们是非法状态,是偷偷摸摸的,是被打击的对象,本身就把她们置于弱势群体。


  另外,再加上其中大多数性工作者是来自贫困山区、边远地区的农村姑娘,她们真的是很弱势。你也可以从她们常常成为刑事犯罪的对象来分析。因为处于地下状态,受侵害以后不能报警,好多刑事犯罪分子就抓到她们的弱点,抢劫她们。把小姐抓起来,打她;让她把银行账号的密码说出来,把钱取走;抢劫、强奸,甚至杀害,特别特别严重。我看到一个统计资料,有几年间,大概有十年左右,还是七八年的时间,在东北这一个地区,被杀害的小姐就有700多人。她们就那样被无声无息地扔在阴沟里。


  我们跟北京警方搞调研的人一起讨论,就在那一年,北京的163起未破谋杀案里,有37%是小姐。因为她们都是用假身份证,不会告诉家里出来干什么。她丢了、死了,家里人都不知道。你看这儿死了一个女孩,任何线索都没有。因为家里不知道,也没有人来报失,就说我的姑娘走失了,没有。一个社会有太多的未破谋杀案之后,对整个治安的影响是非常坏的。杀人案必破是我们的原则,一个社会不能有太多的未破谋杀案,这会影响整个社会的治安。从小姐被刑事犯罪侵害的角度来看,她们是绝对的弱势群体。


彻底消灭卖淫 妇女(性工作者)才能有尊严


主持人:对于性交易的合法化,很多人有这么两个担忧,一个是认为受传统性道德影响,性交易一旦合法化可能会导致妇女个体意义上尊严的失去?再一个就是,没有法律规章约束的性交易会不会导致性病的肆虐传染?


李银河:关于个人尊严这个事情,如果说非罪化以后她们没有尊严,那么在非法化的时候,她们又有什么尊严呢?看这次东莞事件,连马赛克都不打,过去还出现过游街之类的情况,她们的尊严又在哪里呢?在一个男权的社会,卖淫的绝大多数都是男人花钱,女人出卖性服务,肯定是有损妇女的地位和尊严的。


但是,并不是把它宣布为非法就能够维护她们的尊严了,这跟非法、合法没什么关系。只有整个社会最终把卖淫消灭,把性工作、性服务业消灭,让它彻底的消失,这些妇女才能有尊严。但是,让它消失的途径是通过严厉打击,还是通过非罪化以后所做的工作,我们可以权衡选择。像给她们办妇女学校,让她们学一些卖淫之外的生存技能,为她们提供在其他行业就业的机会。做这一类的工作会更早地接近在中国彻底地铲除性服务业的目标。现在这种所谓的扫黄、打击、枪毙几个老鸨,根本不解决问题。这反而会使性服务转向地下,更不利于缩小和消灭这个行业。


性工作非罪化和合法化对遏制性病传播更有利


主持人:传染疾病的担忧呢?


李银河:非罪化和合法化更有利于遏制性病的传播。我在温州的妇教所调查过,中国小姐的性病率太高了。国外的性工作者的性病率一般控制在5%以下。我在温州调查的时候,咱们的性工作者的性病率在70%、80%。温州妇教所的管教人员告诉我,他们是百分之百,一二十种性病里,最轻的也都是轻度的阴虱、淋病,现在还有艾滋病,这是非常不利的。如果是合法化,或者是非罪化,定期地督促她们检查身体。在完全合法化的过程,都会有一个上岗证,有性病根本就不能上岗,这对性病传播反而有遏制作用。现在这样根本扫不光,她们还悄悄地做,越悄悄地做,性病传播越厉害。


主持人:越是地下,设备、设施等各方面的条件都差一些。


李银河:是啊。"百分之百安全套工程"针对的就是性病传播。这是泰国防治艾滋病的成功经验。原来泰国艾滋病的增长率特别高,以后他们在所有的色情行业实施"百分之百安全套工程"以后,性病传播率有所下降。我们中国在四个城市进行了试点,就是由于现在性服务业的法律地位,它很别扭,理不顺。为什么呢?我看到有一个报道,就说在东北某个城市,卫生部门要推广"百分之百安全套工程",他们怎么做呢?把小姐召集到宾馆,给她们发放安全套。警察怎么办呢?警察看到了,是应该把她们抓起来的。到底是抓,还是不抓呢?到底是给她们发安全套呢,还是把她们抓去劳改呢?这是很尴尬的状态,很多的关系理不顺。


主持人:等于这个部门认可了她们,给她们发安全套。另一个部门就认为是非法的。


李银河:就是因为现在的法律状态,操作起来就很麻烦,控制性病传播的工作就没法做。好多色情行业的老板也不愿意听这个事,你让我放安全套,那意思是我承认我这儿卖淫了?所以这个情况一直理不顺。


对性交易的最精准定义就是,它是一种低俗的行为


主持人:还有网友担心色情业合法化或者非罪化对家庭、婚姻和小孩的成长会带来负面影响。


李银河:现在的问题是这样,到性服务业消费的这些人肯定是对家庭、婚姻、小孩都会有影响的。等于说是他犯错误,他背着妻子。在中国好像有一点犯法似的,去做违法的事情。非罪化以后,他也是犯错误。当初你缔结婚约的时候,对婚姻是有忠诚的承诺的,你怎么能跑到外面去搞别人呢?在非罪化的同时,必须批评、批判。


  我后来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对于性服务业应该以批评教育为主,并不是说你们这样做就对了,还是要批评的,这是不对的,尤其是已经结婚的人,你去搞这种事情是犯错误的,是违反婚姻道德的,要批判他们。


主持人:在这次由东莞扫黄引发的关于性交易讨论中,还出现了一种认为性交易本身什么都好的观点,甚至给人一种性交易是一种高尚行为的错觉。针对这种观点,有一句话我觉得说得很在理,他说"性交易可以非罪化,但绝不能因此就说这种行为本身是非常高尚的。"


李银河:怎么能谈到高尚呢?应该是很低俗的。对于性交易的最精准的定义就是它是一种低俗的行为。真正美好的性是因为感情、因为爱情、在婚姻里头;哪怕不是在婚姻里头,单身人士的性也应该不是为了做交易的。一方面拿性来卖钱,一方面拿钱来消费,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很低俗的。


性行为规范越宽松,性交易规模就越小


主持人:东莞扫黄事件的出现还引发了社会对于色情行业的讨论,有网友提问,为什么色情行业从古代到现代一直存在,无法根除?古有青楼红梦,现有红灯街区。为什么屡禁不止,是不是因为有需求就有市场?或者说,性交易根本就无法禁绝?


李银河:有一种说法,卖淫业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中国从商代开始就有。古希腊罗马就有,从特别古老的时候就存在。有一个基本的原因就是经济资源主要掌握在男人手里。这几千年来,世界各国都是男权社会,男人和女人之间掌握的社会资源是不平等的,往往是男人花钱,女人提供服务,其中就包括性服务。


  有没有可能让这个行业真正的禁绝,让它消失,还是有可能的。有一个证据,在西方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了性革命。在性革命以前,有一个统计显示,男人里大概有10%去买过性服务。在性革命发生之后,这个比例大大下降,去花钱买性服务的规模缩小了,整个性服务业都缩小了。为什么呢?很明显,性革命之后,你到处都可以找到免费的性了,谁还花钱呢?从这个例子可以推出性服务业并不会永存,或者说一定会越来越大。在社会的性行为规范比较宽松、性是比较自由的情况下,它就会缩小。引申来看,将来所有人的性都是很平等、自由的、自愿的,性交易会不会彻底消失呢?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


禁娼、扫黄是治标不治本


主持人:还是与上一个问题相关,有网友说在中国古代,谈性可能是隐晦的,但卖淫行为本身却是合法的,中国古代就有官妓之说。可是到了今天,文化与社会虽然开放了,但是性交易,或者说是性本身在现代社会却始终处在比较尴尬的地位,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李银河:不光是官妓,过去有那种青楼文化,是很高雅的,很多人跑到那儿去吟诗作画,很风雅的事情,可能后面也有点儿性服务之类的。后来为什么就非法了呢?从全世界的情况来看也是这样,在古代的时候,性交易一直是合法的。在西方是从19世纪女权运动兴起以后,因为西方女权运动是从白人中产阶级妇女这儿兴起的,她们提出禁娼的口号。各国在妇女运动和女权主义的敦促下开始禁娼。她们提出禁娼有几个原因,一个是丈夫去嫖妓,她们就很生气;另外也是同情那些底层妇女,这些妇女的生活状况也很惨的,如果能够禁娼的话,对这些妇女是个帮助。这个想法就跟解放初期的共产党的想法是差不多的,救这些妇女出苦海,到现代就越来越禁止。这是从阶级解放的角度提出来的。


  从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情况来看,这个逻辑已经有点不符合事实了,不是要解放妇女的问题。现在购买性服务的也是工薪层,不是三座大山的剥削阶级。那些妇女好多也是自愿入行,也不是凄凄惨惨的,不是像老舍写的《月牙儿》里的那种状况。如果我们要对整个性服务业进行治理,应该根据变化了的社会环境和条件来制定更有效的、更有针对性的方法,而不是简单的用禁娼、扫黄这种做法,完全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


 执政者对性的态度转变:从反性、禁欲到对性比较肯定


主持人:我记得您写了一本书叫《新中国性话语研究》,里面涉及了大量性和政治相关的话题。就您的观察来讲,新中国这六十年来,整个执政集团对待性的态度也有所转变。在您看来,这个转变的内在逻辑又是什么?


李银河:我觉得这个过程中是从反性、禁欲到对性比较肯定的转变。前三十年,整个社会对性是非常压抑、反对的。整个氛围就觉得性是非常肮脏、非常下流、非常坏的,对性基本上都是负面的评价。在这个基础上,像对于换偶、聚众淫乱,所谓聚众淫乱就是开性party,处置得特别严厉,甚至有死刑。我的熟人中有这样一个例子,我哥哥的一个小学同学,他们开了一个性party。后果是其中四个人被枪毙了。


主持人:大概是80年代的事情?


李银河:对,是80年代。当时整个社会是非常反性的,觉得万恶淫为首吧,就是这种思路。后来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整个社会,包括上层领导,大家对性的看法越来越正面了。性这个东西也许不那么坏,而是一件好事,是一个人的很自然的事情,是自然的需求。我觉得这是转变的逻辑。


《淫秽品法》说到底是违宪的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觉得在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色情刊物和电影都不少,甚至于拍色情片本身就是一个产业,可是人家整个社会照样是生儿育女、兴旺发达,社会秩序并没有因为性或者是性的相关产业的发达而出现我们所担忧的问题。为什么一到我们这儿,性这个东西就成了洪水猛兽呢?


李银河:这个问题就涉及到《淫秽品法》。在全世界,我们也没见到过这么严厉的《淫秽品法》。世界各国也进行扫黄,但一般只是针对儿童色情,就是指这个淫秽品上有涉及儿童的,那么就会进行打击。一般成年人的淫秽品消费都是合法的,几乎全世界都是这样。中国不但是一直打击,而且挺严厉的。八十年代枪毙过好多淫秽书刊的销售商,制造几乎很少,根本没有条件能够制造。好多都是贩卖海外的毛片、录像带、淫秽书刊。直到最近,我还看到一个案例,是根据《淫秽品法》,对于互联网上传播淫秽品的新规定。北京有一个24岁的女孩,一个年轻母亲,她自己写了淫秽小说,传到网上,点击量是8万,就把她入罪了。当然,没有枪毙,现在是几个月的拘役,等于她算是刑事罪犯。现在全世界把淫秽品传播作为刑事犯罪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


  我有一个"菜单"理论。我觉得淫秽品相对于性行为,就像饭馆有一种彩照的菜单,相对于吃饭一样。如果你不能彻底地禁止吃饭、打击吃饭,那你也就不能够单纯地打击菜单。在性行为里,如果你不能彻底地打击和禁止性行为的话,那你为什么要专门打击淫秽品呢?就是说眼耳鼻舌身,人的五种感官,性行为就是触觉,淫秽品就是视觉。在同一桩性行为里,专门打击视觉,不打击触觉,这也是不合逻辑的,逻辑上是不完备的。


  整个《淫秽品法》追到底,它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违宪。《宪法》主张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权利,色情品和淫秽品是人类想象的产物,它们都是言论,不是行动。如果禁止淫秽品,它跟言论自由的条款是矛盾的。《刑法》作为一个下位法,它对于《宪法》的上位法来说是应该服从上位法的。


  在美国也出现这种情况,美国是没有《淫秽品法》的。有一些女权主义者,她们大概在七八十年代争取到一些地方立法。她们也要求扫黄,只是动机跟中国不一样。中国是出于道德整肃的角度,她们是从女权的角度,她们有一个理论,淫秽品这个东西本身就是针对妇女的暴力,她们就要反对,争取到一些地方立法,把淫秽品书商判罪了,这个东西是有罪的。淫秽品书商不服,他就上诉。上诉到美国高法的时候,高法就把这个案子驳回来了,认为罪名不能成立。理由就是因为淫秽品是言论,不是行动。美国的《宪法第一修正案》说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所以淫秽品书商无罪。这跟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我们的《宪法》也规定言论自由,它和《淫秽品法》本身是矛盾的。


主持人:我想,要解除观念上的障碍,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大家可能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或者是受意识形态教育的影响,天生的就觉得这些东西是不好的。如果一定要把出版淫秽物品当作言论自由来讲,可能会有不少人反对。


李银河:是的。中国的电影分级制也是迟迟不能出台。好多特别反对淫秽品的人是从保护青少年的角度出发。对于成年人消费淫秽品的权利,大家还是支持的。比如陕西的黄碟案,舆论是支持这夫妻俩的。这夫妻俩在家里看黄碟,他们有没有这个权利啊?后来陕西的警察是道歉了的,据说赔了3万块钱。因为他们当时冲进去抓了在家里看黄碟的夫妇,他们受了惊吓,好像神经出现了问题。可以证明大多数中国人对于成年人消费淫秽品的权利是认可的,而且是有需求的。我看到一个全国的抽样调查,专门调查了看黄的情况。在调查的头一年,或者是在你一生中看过黄色影带的比例,这个数字超过美国。这就等于是大家投票,你说的好多人会反对,我觉得不见得。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21世纪中国人的“性之变”与“性恐慌” 黄盈盈潘绥铭 七年前,在越南举办的一次国际“性”研讨会上,越南某大学的一位女生跳起来“质问”我们:中国...

性话题:北大性教育20年 同样是谈及 性话题 ,北大和清华这两个“邻居”学校的学生却有着不同的反应。 “三宝课”——这门开课近20年的全校通选课让...

“陪睡就让过”,再证驾培改革迫切性 四川绵阳一女学员加了自称驾校王教练的微信后,便屡次被其露骨的“示爱”短信骚扰。该“教练”还威胁女学员称...

外媒:中国正经历性革命 71%的人有过婚前性行为 美媒称,虽然 中国 女性今天享有的自由比以往有所增加,但是离 性别平等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布鲁金...

最新文章

性教育面临的羞涩:能不谈就不谈 2018年4月,人民日报发表评论《“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赞扬一套名为《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

一个性教育工作者的自白 在中国,“ 性 ”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性教育课程的落地更是艰难。女孩周凌是一名性教育工作者,在中小学校推行 性教育 的...

中学实验室视频的背后,是现在性教育的严重缺失 2019年5月6日夜间,一个中学实验室两个孩子4分25秒的视频出现在网络上,从图片中可以看出来,是有第三...

性教育容易走入哪些误区 性教育误区 : 1.对“性教育”概念本身理解有误:性教育并不等同于“性爱教育”,而是包含了性别与尊重的教育、爱与生命的...

排行榜

什么是性? 性不是最好的东西 , 也不是最坏的东西 , 但它是独一无二的。 —— 费尔茨 (W.C.Fields), 美国演员,幽默作家 性是人类生命的源泉,是整个人生不...

一个性教育工作者的自白 在中国,“ 性 ”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性教育课程的落地更是艰难。女孩周凌是一名性教育工作者,在中小学校推行 性教育 的...

裸体,最好的性教育 一、身体是美的 先给大家讲一个有文字记载的真实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 某城市。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扒在女厕所外...

为什么我们不能谈论性? 因为很多原因,我很讨厌我们的性恐惧文化,但是今天,这是因为我们认为在有限的环境之外谈论性是禁忌。 什么时候谈论 性...

热门文章

性瘾和毒瘾来自脑部相同兴奋点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 7月12日讯息】对性瘾研究的初步结果显示, 性瘾 患者和有毒瘾的人的大脑活 动居然有惊人的相似点...

性交易很低俗但应非罪化(二) 在朝鲜换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淫秽光碟 主持人: 所以,网上有一种说法,是什么东西,你越禁它,大家就越好奇。还有一...

美国性教育从娃娃抓起 相比中国,美国对青少年的 性教育 要开放得多。性教育是美国青少年的必修课,从幼儿园就开始了,直到高中毕业,全美95%的中学...

是屠呦呦女士,不是屠呦呦“先生” 我当然知道“先生”是对一个人的尊称,在中国古代,“先生”是对教师的尊称;再后来,好像在特别有学问的 女性...


偷拍女性裙底神器频现,是谁动了她们的隐私?

2018-03-28        1
偷拍女性裙底,是谁动了她们的隐私? 一、团伙偷拍女性裙底 10分钟视频卖千元 事件:小红的照片被传到了 色情网站 赵小红是一家外企公司的高级职员,...

女人的身体——初夜篇

2018-02-08        1
女人的身体——初夜篇 幸福?害怕?后悔?这些复杂的情绪就是女人第一次的形容词。网易女人本期的主题是“女人的初夜”。在短短两天里,我们就收到...

什么是性?

2018-02-09        8
什么是性? 性不是最好的东西 , 也不是最坏的东西 , 但它是独一无二的。 —— 费尔茨 (W.C.Fields), 美国演员,幽默作家 性是人类生命的源泉,是整个人生不...

如何应对嚣张的公共场所性骚扰

2018-03-30        1
如何应对嚣张的公共场所性骚扰 一、现状:公共交通工具是性骚扰高发地 近期一项针对“性骚扰行为北上广市民看法”民意调查显示,对近三年的 性骚扰...

儿童性教育的尺度在哪里?

2018-02-08        1
儿童性教育的尺度在哪里? 过去,遮遮掩掩的性教育被痛批,如今,图文并茂的性教育也被批。北京首部小学生性教育试点教材真的“过”了吗?回答显然...

女人的身体——腰臀篇

2014-07-16        1
女人的身体——腰臀篇 女人的腰和臀,在许多人(成年人居多)眼中是除了女人的胸部以外的另外两种最性感的符号。女人的腰和臀,在除去了迷人的性感...

八成家长望性教育由学校来做

2018-02-08        0
八成家长望性教育由学校来做 “ 我是从哪里来的? ”相信几乎所有年轻的爸妈都难免碰到这个问题。 近日, 《一分钟性教育》 系列短片网上热传,用幽...

中国性教育史:从春宫画、鲁迅到被贬低的性教育读本

2018-04-24        0
中国性教育史:从春宫画、鲁迅到被贬低的性教育读本 上周,一幅小学生 性教育 教科书中的插图在段子手的断章取义之下制造了一场“ 黄段子 ”的狂欢...

A片大挑战:性教育没有替代品

2018-04-07        0
A片大挑战:性教育没有替代品 网路的普及为 A片 产业带来新的变革,虽然台湾始终并未开放合法引进、制作A片,但A片的影响力却因为蒙上神秘面纱而更引...

儿童性教育专题

2018-02-08        0
各国儿童性教育图片 日本儿童性教育图谱 如果孩子问你他是从哪出来的?你怎么回答?让孩子看看这些图片,或许能帮助他们解释这个疑问!日本人在儿...

男孩的青春期

2014-05-14        0
男孩的青春期 青春期是从儿童到成人的过渡期。你的身体会在这段时间里发育成熟。 大多数男孩会在9岁到 15岁这段时间里注意到身体的变化。有些男孩可...

70后女鉴黄师的故事

2018-10-21        0
70后女鉴黄师的故事 在广州的一家互联网公司里,40多岁的王书伟每天都要对一交友软件上的上万张图片进行鉴定,并将涉黄的图片删除。王书伟来自河南...

女权主义为什么也能解放男人?

2018-04-11        0
女权主义为什么也能解放男人? 当地时间2013年8月27日,乌克兰基辅,当地警方对乌克兰 女权主义 运动组织“FEMEN”的基地进行搜查。 CFP 资料 (一) 19...

绿坝娘眼中的AV什么样?

2018-10-09        0
绿坝娘眼中的AV什么样? 是不是 色情作品 ,一般人扫一眼心里就有数了。但对电脑来说,它们可不会自己分辨屏幕上那对男女是在谈情说爱,还是在宽衣...

21世纪中国人的“性之变”与“性恐慌”

2018-04-11        0
21世纪中国人的“性之变”与“性恐慌” 黄盈盈潘绥铭 七年前,在越南举办的一次国际“性”研讨会上,越南某大学的一位女生跳起来“质问”我们:中国...

性,是怎么被扯进政治的

2018-04-11        0
性,是怎么被扯进政治的 西方有些理论家认为,“ 性 ”本身就是政治。这种认识最近也传入了中国。它在当代西方当然是对的,因为他们那里的所谓“政...

关于性教育的的争论

2018-02-02        0
关于性教育的的争论关于性教育的最典型的争论是,性教育打扰了儿童天真单纯的性的太平世界, 点燃了青春期少年性欲的熊熊火焰。并且,在进行性教育的同...

裸体,最好的性教育

2018-12-06        4
裸体,最好的性教育 一、身体是美的 先给大家讲一个有文字记载的真实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 某城市。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扒在女厕所外...

在家人面前不谈性有啥坏处?

2018-09-14        0
在家人面前不谈性有啥坏处? 在前阵子关于林亦含事件的讨论中,很多人注意到现有的全面 性教育 的缺乏之害已经在彰显。那么家庭中缺乏性教育,尤其...

别让色情片成为女孩的性教育老师

2018-04-24        0
别让色情片成为女孩的性教育老师 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21岁大四学生的邮件,说的是 性 方面的事情,或者倒不如说是,谈论性让她如何地难以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