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瑜:走近中国“小姐”

丁瑜:走近中国“小姐”


受访嘉宾简介:丁瑜,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毕业于香港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行政系。曾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布里斯托大学等著名学府。 研究方向为性别研究,包括女性工作与日常生活、中国性产业与性工作者、女性流动人口、全球化框架下中国的现代化与城市化对当代女性的影响等;女性社会工作、婚姻家庭研究;文化理论研究,如社会发展变迁下的大众文化、性别观念及行为等。近著《她身之欲——珠三角流动人口社群特殊职业研究》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

  采访者:共识网王淇

  她们认为自己的工作不仅仅是“性”

  王淇:“小姐”听上去是个污名,您的研究却发现珠三角地区的从业女性愿意这样称呼自己,这是为什么?

  丁瑜:学术界和行动派一般会称呼她们为“性工作者”,并且不断呼吁承认性工作者的合法身份,这个方向是非常好的。可“性工作者”这个词用得太理所当然了,大家都没有过多地想这个字眼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考虑这一群人本身对这个称呼是不是接受。

  我在田野过程中会特别注重询问这一点,我发现首先,她们本身对于“性工作者”这个称谓是不太了解的。其次,当知道学者是这样称呼她们的时候,她们都觉得不好,因为不喜欢“”这个字眼。这跟她们所理解的工作性质有关系,她们的工作其实有一大部分都不是“性”,比如聊天、喝酒、玩乐这样一些娱乐活动和情感劳动。为什么大家只看到了性的部分呢?“性工作者”这个词太突出“性”了,反而会有污名。所以,从业女性们都想避开这样“性”色彩比较浓重的称谓。称谓不能只讲到性服务啊。

  她们会更习惯自己被叫做“小姐”,这跟我在《她身之欲》这本书里强调的“欲望”紧密相关。从词源来讲,“小姐”这个称呼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意义,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指年轻的、未婚的女性。这个词一是跟年龄小有关,二是跟城市有关。尤其改革开放之后,只有在大城市里面才称呼“小姐”,农村都是叫“大姐”、“大妹子”或别的。所以她们会觉得“小姐”这个称呼听起来更年轻、都市化,符合她们对自己性别形象建构的需要——她们渴望自己是年轻、性感、时尚的,是都市化的、现代的。

  后来虽然“小姐”也污名化了,但跟别的称呼(比如“鸡”、“妓女”、“娼妓”甚至是“性工作者”等)比起来要好,更能表现她们内心的欲望,另外这个称呼也比较自然,一直沿用至今,所以她们更认同自己是“小姐”,觉得比其它的称呼要好。

  有人做小姐出于对老家婚姻的失望

  王淇:她们这些人选择出来做小姐的原因有哪些?仅仅是因为经济困难?

  丁瑜:挣钱肯定是她们选择做这行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如果说她们只是为了多赚钱,有些东西就解释不了。从我获取的资料来看,除了钱之外,还有一些其它原因。

  第一个是情感方面的原因。珠三角的大部分小姐都属于流动人口,都是从偏西部和偏北部的其他省份过来的。有些人本来是为了打工,有些人则是直接就为了做小姐。那么没有结婚的女人跑到外地去,婚姻问题怎么解决?已婚的女人,老公在家里,你们不是分开了吗?在田野调查中,我发现每次聊天即使什么都不问,她们也会主动说起自己的老公或者男朋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可见她们的迁移和情感关系紧密相关。

  之前在老家农村,由于各种原因并没有找到理想的老公人选就出嫁了。成家以后,她们的婚姻并不太幸福。受传统父权文化的影响,婆家对女人的要求很多,女人不仅要承担家务,还要下田劳动,家里家外都要负担起来。此外结婚以后她们发现和老公的关系也不像期待中的那样好,男人似乎没有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女人的负担比较重。所以,有一部分人对婚姻相当失望。这让她们下定决心离开农村老家。

  到珠三角从事性产业,也反过来影响了她们的婚姻、亲密情感或性方面的观念,迁移经历和这些观念是互相影响的。

  有人做小姐,是想在性和亲密关系上探索更多可能性

  丁瑜:很多人都是因为婚姻不幸福才出来的,此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有的女人在老家的婚姻或原来的亲密关系都没什么不好的,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还是要出来做小姐。为什么呢?因为想在性和亲密关系方面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她们不想在一种“一对一”的亲密关系里耗尽青春。她们觉得城里人更加开放、包容,生活更多样,所以要到城市里去。她们非常希望融入城市,希望具有都市化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另外,她们到了城市举目无亲、没有人帮忙,因为一些实际生活的需要,也渴望一个伴侣,能陪伴自己,在生活中互相帮忙,搭把手过日子。而这个人不一定要是老公,可以是亲密的男性朋友,蓝颜知己或是别的什么相处方式,有实无名也可以,她希望探索一下在两性关系方面还可以有怎样的可能性。可见她们对两性关系的理解是有改变的。

  还有一点,我的调查是在十年前,接受调查的小姐基本都是80后,还有一些更小的85后。这些年轻女孩们并不习惯农村的劳作和生活方式。她们的父母是农民工(第一代流动人口),赚了钱以后回家,家庭各方面条件都因此得以改善,在这样一种环境下长大的她们,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都跟父辈不太一样。她不想再像父辈那样还是回到农村生活,不想嫁到农村,不想务农,她们在消费习惯上更贴近城市。她想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想在城市里多找点机会,成为现代化的消费者。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所以,综合起来说,经济上可以更独立,情感上拥有更大的个人空间,这些个人追求最终促使了她从农村向城市流动,并且进入性产业。

  小姐们很害怕破坏别人的婚姻,但会给自己找婚外情人

  王淇:您书里也提到小姐们的情色实践。大家会批评她们破坏婚姻家庭。小姐们自己怎么看?

  丁瑜:先澄清一下,小姐们的情色实践更多是在自身的亲密关系和两性关系上做一些探索,不是大众理解中的破坏别人家庭。比如,有些小姐已经在老家结过婚了,但也会在工作地再找一个男朋友,同时跟老家的老公也保持着婚姻、不离婚。也就是说她们在婚姻关系之外还有一到两个男朋友、情人或亲密男伴,没有被局限在“结了婚就什么都不能做了”的观念里,她们不是这样的。小姐们的情色实践是在自己的婚恋关系上做探索。

  她们在主观上并不想破坏别人婚姻。反而她们会很害怕,甚至比普通女人更害怕掺和进别人家庭里,掺和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边。因为这样很麻烦。

  大部分小姐会把自己的工作和私生活分开。当然她的工作性质是比较特殊的,有关于身体上的一些接触。但破坏婚姻家庭绝对不是她们想做的事,她们自己也说过,最好一次服务完、拿到钱就分开,她们不希望因为这个事而搞得自己当了所谓的“小三”,仅仅是单纯的生意上的关系就可以了,她们不想跟客人有更多牵扯。

  另外也有一些小姐被长期包养,但在她们看来,被包养只是这份工作的其中一种可能性而已。被包养,比一单一单做服务,收入要稳定很多,而且人比较舒服,所以这只是一种赚钱的方式,只是一个长期、稳定的经济来源。她们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破坏了家庭本身,她们不想惹太多麻烦,这样对她们自身也没有什么好处。

  此外大部分小姐都是把自己对客人的服务当成一种玩乐,虽然不觉得是正式的工作,但也都觉得是挣钱的生意,会跟自身的私人生活分开。

  目前应暂时搁置娼妓合法化的讨论

  王淇:您不支持娼妓合法化,为什么?仅仅只是出于当前行动策略的考虑,还是根本上就不支持?

  丁瑜:不能说我根本上不支持,其实我觉得那个方向是对的,但合法化的过程比较复杂,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或者说现在来谈还不是最恰当的时机。我觉得当前应该搁置一下娼妓合法化的讨论。社会上对娼妓行业是什么样的都还没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在这种情况下你去谈是否可以合法化,似乎太早了,不适合。如果大家都很清楚这个行业是什么样的,如果学术界、社会各界持有不同意见的人都可以自由讨论,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才可以论证是否合法化。

  但现在还没有到那个阶段,尤其是小姐这个职业对于她们来说还是无奈之下的自主选择。尽管她是自主决定要从业的,没有受到胁迫,是出于她本人的自由意志,但这种“自由”是在什么层面上来说的,“自主”到什么程度,这是值得商讨的。毕竟从一个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下来说可供女性选择的选项还是有限,尤其是对这样一群没有什么教育、技术和资源背景的女人来说,很多人没有别的更好的路可走,所以才说做小姐并不是一个很差的选择。在这个情况下,小姐们作为一个主体,我们都不知道她们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就把她们排除在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之外了。学术界、行动派,各个不同的群体在那里说要不要合法化,却不问问她们自己是怎么想的。所以可能目前不太适合讨论合法化的问题,法律、政策等各方面的条件都还不成熟。所以我的态度是出于当前策略的考虑,也不能说根本上就不支持。[page]

  希望多一些公益组织关注小姐们

  王淇:那现行法律环境下,改善她们生活处境的最佳行动策略是什么?

  丁瑜:多一些为这个群体提供服务的公益机构。现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不够。就我了解,珠三角地区仅仅有一家机构专门为这群女性服务。还有一家,覆盖的人群不仅仅是女性,也包括男性和跨性别的性工作者。但是小姐这个群体本身就相当庞大,和男性性工作者也很不同,所以公共服务的供给是远远不够的。她们基本处于无服务、无支持、无资源的状态。所有的资源都来自于自己。我写《她身之欲》这本书主要目的就是希望更多人来关注这个群体。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小姐的需求是什么,才能提供相应的服务。我这本书虽然只是小范围的研究,但也可以提供一点启发。小姐们眼前最迫切的需求还是在情感方面。其实她们对于两性关系、感情、婚姻有很多疑问。这跟所有的女性一样。争取合法身份在她们看来反而不是最紧急的事情,可能等这些事都解决了,在一个公开透明的社会环境能讨论这个事了,再去谈合法化会更合适。

  另外一个迫切的需求是在金融理财方面的培训。小姐们的钱赚得很快,但是也用得快。为什么呢?她们不懂理财、不懂控制日常开支。很多人都谈过如果挣了多少钱就要回去开什么店,但是基本上没有人付诸行动。缺乏信心是一方面原因,不知道方法和途径又是另一方面原因。如果我赚了5万块钱,想开一个店铺,怎么开,在哪里开,怎么经营,这都不知道。我们可以多提供一些相关的信息和资源给她们。

  还有亲子教育,怎么跟孩子交流,特别是对有子女的小姐来说这也是很重要的。她们出来做小姐、赚更多的钱,是为了给子女更好的条件。但并不是物质上的帮助就够了。其它方面的支持要怎么做呢?得有人跟她们谈这些问题,提供必要的支持。

  还有情感支持,包括对自己的认识——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有什么样的能力和资源,如何进行情绪管理、自我调适、解决问题等等。人际交往的技巧、城市生活的技能,包括消费观念和消费习惯等等这些都是NGO可以提供服务的可行方向。

  现在这方面的机构非常少,需求摆在那儿,但没有人去做这些服务,基本处于一种真空状态。其他人群都有社会组织提供服务,小姐们却有很多问题和需求都没办法得到满足。如果能在这些方面增加服务,让她们的生活有更多的保障和选择之后,再去谈合法化的问题才是合适的。

  不要把小姐们当成罪犯和问题人群

  王淇:矛盾之处在于,如果不给小姐确认合法身份,NGO和社工怎样光明正大地去给她争取生活保障?但是在当前情况下争取合法性又不太可能……

  丁瑜:对,现在之所以这么少的机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职业的灰色身份令服务机构存在的空间也非常小。如果把她们当成问题化的人群,当成罪犯,当成干不合法勾当的人,那为什么还要为她们服务呢?大家会有这样的想法。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这方面的服务就很难做下去。但是,现在谈合法的身份又不太合适。

  所以首先还是需要转变观念,不要把小姐们当成罪犯或有过错、道德上有问题的人群。学者有责任通过研究来揭示小姐们的生存状态,从而转变大家的观念。国外在性工作者这个问题上积累了几十年研究经验,呈现出各种不同的流派和声音。但在我们这边是静悄悄的,仅仅只有潘绥铭、黄盈盈等屈指可数的学者在这一块做过踏踏实实的研究。这是国内做得很不够的地方。

  学者们的研究能够让大家看到这群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这个是帮助改善小姐生活的基础。我是做社工的,社工要做任何行动和服务的前提就是需求评估,如果你连需求都搞不清楚的话,这个服务是没法做的。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这群人的工作和生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身为女人在这个行业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如果在基本情况都不清楚的前提下,呼吁和推动性工作者合法化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没有争论,也没有讨论,甚至没有听她们本身的声音,这就存在很大的问题。

  简单讲性交易合法化,并不能解决问题

  丁瑜:性工作合法化这个事比较复杂,不是说只要合法化就解决掉了所有问题。哪怕法律上承认了小姐们的身份地位,但小姐们还是和其他劳动者不一样,这个工作还是和其它工作不一样。

  学者们有过激烈的讨论,“卖淫”到底“卖”的是什么东西?只是把肉体短时间之内提供出去?性服务可以完全与情感无涉?这里涉及到身心可不可以分离、有哪些分离技巧等问题。比如说有的小姐跟客人不接吻,跟男朋友或者老公可以接吻?跟客人做要戴套,跟老公或男友就不戴套?比如自己的身体虽然在做这个事,但感情却不在这里?到底可不可以分离,如何能分离?这是很复杂的。因为很难说身心可以被齐整划分开,卖的就是她的性服务,卖得就是她的性器官而不涉及个人情感,这很难说清楚。这么多复杂的讨论,不是说合法化了就一劳永逸解决了问题。

  在其他国家的实践中,娼妓合法化反而带来了一些问题。你开性交易场所是不是要领执照?税收方面是不是要出台相应政策?配套的法规政策和卫生许可是不是也要跟上?

  此外大部分合法化国家和地区的司法实践中,也不是所有的娼妓都合法化。娼妓有很多类型,如果这个女性是被胁迫、非自愿做娼妓,这种类型就不能合法化。一下子全盘合法化的话,怎么辨别被胁迫的情况?所以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是只允许某种形式的合法化,比如香港一楼一凤,她不能公开地在街上拉客,只能在指定的地点用指定的方式提供服务,这样子才合法。

  但如果限定某些合法、某些不合法的话,会造成对不合法类型的挤压。谁来确定合法和不合法之间的界限和标准呢?小姐人群内部也会因为合法和不合法的差异,引发身份歧视。

  此外,合法化了之后,小姐们是不是要定期体检、以保证良好的健康状况和服务环境?性病变成了一种职业提示,不能提供性服务;和乙肝问题性质一样。有些行业的从业者是不能有乙肝的。

  娼妓合法化非常复杂,即便实现了之后都可能会有这么多衍生的问题需要讨论,配套的政策、法规也需要在一定的社会环境和社会文化下才能制订出来。这条路很漫长。

  正如你刚才说的矛盾,好像两边都很难。服务机构因为小姐身份的问题,存在非常尴尬。注册时也不可以突出自己的服务对象,不得不走公共卫生方面的路径,或者是防性病、艾滋病的路径,或者是其它的女性服务。所以,这是一个困难,特别是在民政注册方面。这些服务机构基本上都是不走民政注册,而是走工商注册,这样的话会更简单一些。如果正式走民政这条路,反而走不通。但如果没有了民政这一块,资金支持会非常不稳定,只能靠一些基金会的资助,能申请到就有,申请不到就没有了。根据我近几年的观察,广州有一家机构为小姐们提供服务,却不得不因为资金困难和运营不善,几年后就“倒闭”了。

  但相对来说,为小姐提供一些服务,还是比争取合法化简单一点。只要我们的观念能够改变,就会好一点。社会工作本身的价值就在于服务广大的弱势人群。即便是把“小姐”当作普通的女性群体,她们也需要服务。社工走的路是一条不断尝试、不断开拓的路。所以在服务小姐人群方面应该有开拓精神,不能保守;不能因为不合法,就对她们的需求视而不见。所以,我期待社会工作能大胆走出这一步,这也是当务之急,是可以做的。

  只要民政注册这一块放开一点,资金、稳定性就会好很多。涉及到女性和性别方面的服务,国际上一些基金会比较重视,愿意提供一些项目扶持。国内的妇女服务,主要是妇联的购买项目,而妇联虽说服务广大妇女人群,但率先考虑的还是传统困难群体,基本上忽略掉了小姐这个人群。

  给小姐们提供性知识培训、性病的免费检测尤其重要

  王淇: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质,是不是需要有一些性知识方面的培训?小姐性观念比较开放,但不知道对于性知识的理解到什么程度?染上性病会怎么办?

  丁瑜:性知识的培训也是很必要的。她们做这一行,有一定自我保护意识。但这种意识也分情况,小姐行业有不同的分层,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处于塔上层的是那些受雇于夜总会、酒店或者某些公司的小姐,工作环境更好,收费更高,获取性知识的途径更多。但是处于塔下层的站街女或者是上门服务的女性,无论是环境还是防护意识都要相对差一些。而在市区工作的站街女,与在城乡接合部或城中村工作的站街女,又不一样。后者基本是打散工,工作条件更差了,服务对象基本是上了年纪的男性,几十块钱打一炮,价钱非常便宜,而且没有什么保护。她们自己说,拿个塑料袋一套就做了,几十块钱给了就走了,都是这种情况,几乎没什么议价能力。所以,我觉得给小姐们提供性知识培训也是很重要的服务内容。

  小姐们迫切需要获取信息、咨询意见的渠道。她们有什么问题,不知道上哪去问,不知道可以问谁;有什么困难,不知道谁可以帮忙。比如她有一天身体不舒服,会猜测是不是性病,但也不敢去医院,基本就是问问身边姐妹这是什么情况,口口相传。或者百度一下,或者即使就医也是去小诊所。这几种方式都比较危险。所以信息服务这一块是需要覆盖到的。

  现在为她们提供服务的机构,也有免费的梅毒、艾滋快速检测。更重要的一点是,免除或者减少她们的恐惧和担心,让她们知道有地方提供免费的快捷方式做检测,直接去这些机构享受服务。如果能够办一系列健康知识讲座,讲一讲日常怎么照顾和调理身体,讲一讲背井离乡如何适应外地饮食,甚至讲讲怎么保养,这会是非常棒的事情。她们本身也很关注健康方面的事,煲什么汤,吃什么,怎样让自己身体更好,其实她们很留意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也可以提供更多方面的信息,令她们不需要自己得了病,特别是关于性病这些方面的,不需要自己老是去猜或者是去小诊所。可以有一些更光明正大和更方便的途径让她们学会自我保护。[page]

  出于话语营造和巩固政权的需要,建国初厉行禁娼

  王淇: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实行禁娼,以取缔妓院、解放妓女为一大政绩。然而现在性产业却重新发展起来。这是为什么?

  丁瑜:禁娼是特殊语境和历史背景下实行的政策。一个新政权需要与旧东西划清界限。无论是旧制度、旧文化、旧风气陋习,都要取缔。新中国成立了,整个制度都是新的。新制度一定是男女平等,一定是消灭掉了压迫女性或者剥削女性的东西,禁娼跟当时的官方话语是联系在一起的。

  现在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在当时强制用国家权力去介入,就能做到一下子全部取缔,全部解放,全部改造。几乎一夜之间就把这群女性送去“重新做人”,跟旧制度和旧生活说再见,然后拥抱新生活。这其实是政府出于话语营造和巩固政权的需要,也是为了合法化自身存在做的工作。完全是因为一个新政权的发生,一个新的权威的树立需要这样一个语境,去缔造这样一整套话语,除旧立新才有可能干成。

  至于后来为什么“发展”起来,任何一个社会里,有需求就一定会有供给。中国社会对于性服务的需求始终存在,所以一定会有性产业。

  再加上任何一个社会的发展都不平衡。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贫富越来越分化。一小部分人随着改革开放富起来了,生活得很好。另外一部分人生活比较困难,各方面资源都有限,越来越受到挤压。现在做什么工都需要学历、技术、资源,农村女性因为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没有特别技能,背井离乡流动到城市,可选择的职业非常有限。无非就是工厂打工、做家政服务、餐厅打工、推销这几种。这几种工作挣钱少,而城市生活花销大,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进入性产业工作。相对来说薪水高很多、可以在市中心租房住而不用住工厂宿舍、个人时间相对自由、外表上比较光鲜、认识更多的人、交际圈子会更多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小姐其实是一个不差的选择。

  性产业并不是重新发展起来了,而是一直以来都存在。只不过是在建国初的特殊年代被斩了一刀好像斩断了,从现在的视角看死灰复燃。其实这不是死灰复燃,而是一直都有。只因为那个年代太特殊了。

  王淇:小姐们如何看待扫黄?

  丁瑜:扫黄是大家比较怕的一件事,毕竟影响生计。但现在的扫黄是运动式的、比较表面的。牵扯到一些权力交易,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小姐们虽然碰到了扫黄比较烦,但影响并不大,走一些程序,待一两天,就可以再出来。当然如果不碰到会更好。

  面对强大的结构限制,小姐们的主体性只能体现在日常消费上

  王淇:您书里提到,小姐们参与城市化的方式,是衣着打扮追求时尚、去健身房健身等。这都是比较表层的城市化和现代化,为什么可以看成是她们主体性的体现而不是消费主义的裹挟?怎么样理解主体性?

  丁瑜:这个问题很好,确实可以说购买衣服和化妆品来打扮自己是受到了消费主义的裹胁。整个社会大环境就是一个强调消费的文化。即使是国家话语也在鼓励消费,比如“黄金周”,只不过会把刺激消费包装成合理的、制度化的政策。这其实是一种更大的裹挟。

  面对这样强大的文化力量和社会结构,一群什么都没有的人,又可以怎么样呢?似乎每个人都做不了什么。但我不想只看到她们生活当中黑暗的一面,只看到悲惨不如意,只看到跌宕起伏。除了灰和黑之外,有没有其他色彩?有没有一点正面的东西?所以,我比较强调主体性。

  我认为,底层小人物不仅仅是生活在强大的体制结构下,而是在受到结构限制的同时仍能发挥主体性。她们面对各种问题,总有一些方法去化解。只是化解的办法太日常、太琐碎,容易被忽略掉。像化妆、穿衣这样日常的东西和日常的想法、言谈和行为,反而有着颠覆的效果。不一定非得上街游行才能体现主体性。

  结构的裹挟跟主体性是一物的两面,恰恰因为有这样一些结构的限制,她们很难做大方面的突破。这群人的主体性不会用激烈的方式展现,只会体现在日常生活的各个层面。解决不了户口,买不起房子,化个妆健个身改换一下心情,做了这样一件事就很高兴,这种自我安慰其实也是一种主体性的体现。尤其是对于这群处于社会“边缘”的小人物,连个合法身份都没有,根本没有办法跟大的东西抗争。潘毅写工厂女工的书,提到女工每天生产着自己消费不起的东西,她们自己的消费行为跟生产行为有一个巨大的鸿沟——身份地位、社会阶层的鸿沟,是没有办法跨越的。真是无望,但我研究的目的是要在无望里看出希望来。

  虽然有这样一些鸿沟,是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有任何形式的跨越了?我探讨的主体性得放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看。对于新一代流动人口,她们的金钱观念与父辈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父母通过打工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而她们会觉得钱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积蓄的。父母则说钱要用来盖房子、养老。她们会用钱来买新奇的小玩意,但在父母看来却很不实用,这些玩意在她们心目中其实象征着现代化和生活品质的提升。当然消费欲望的产生跟社会环境有很大关系。但面对无望的人生,面对结构性限制,对于她们来说,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抓在手里,哪怕是一点都好?细小的消费,可能对于我们来说好像什么都不是,但确实能让小姐们情感上得到正向的体会。

  小姐们破罐子破摔更显主体性,颠覆了既定性别脚本

  王淇:潘毅老师把女工的梦魇也当作一种抗争形式。您的书也拓宽了抗争概念。小姐们嗑药玩闹本属于服务的一部分,为何可以会看作是一种微小抗争?甚至小姐们利用污名身份“破罐子破摔”,也成了一种“隐秘的逾越”,是向传统、制度和结构的强大权力抗争的微小战术?

  丁瑜:对于这样一个群体,抗争不太可能是别的形式。小姐们的生活只是比我们的日常生活更加戏剧化一点。其实很多的东西是一样的。而且她们利用污名“破罐子破摔”,更有勇气做一些普通人囿于身份、地位不敢做的事。

  这就涉及到一个题外话。多年的性别研究让我的日常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会更多反思一些结构性的限制,会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们常常会受到这样的观念支配——作为一个女孩子不可以爆粗口,作为一个高大上的人民教师不可以穿得太性感太露。但有时候想想为什么不可以?是因为跟你的身份、地位、形象、所处的场合不符。所谓符不符合到底是谁定的呢?性别规范或者社会规范,都不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存在,而是社会建构。

  但是大部分人都会忽视这一点,都不会追问“要符合身份形象、社会规范”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女性行为上不可以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日本将性工作者纳入纾困对象,她们真能得到帮助吗 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国的性工作者都受到严重冲击,日本全境进入“紧急事态”后,许多风俗店都...

越南小姐与嫖客图鉴:芝大教授当妈咪,揭秘第三世界性行业 随着越南在全球和地区舞台上的崛起,Hoang用Dealing in Desire这本民族志探讨了越南的性产业。...

色情网站的“小姐上门服务”是真的吗? 大家好,我是谢幺,一个爱真求知的科技科普作者。在年少懵懂的年纪,我和大多数男生一样,会定期来到一些带...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 我叫丽丽,今年35岁,出生在农村,爸爸很早过世,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出生的时候我是一个男孩子,而...

最新文章

都2020年了,为什么我们依旧谈性色变? 食色,性也。 但直到今天,面对“性”这一词,我们依旧“谈性色变”。 先有“中国大妈”泼粪性学家,后有“大...

今天,我们聊聊性幻想这件事 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性幻想也许只会有益于身心健康。它能够增强人们对不良环境的耐受度,比如说减轻疼痛感。 “知道...

不得不说的月经羞耻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卫生巾品牌广告,一反国内卫生巾广告的常态,它使用红色来模拟经血,同时还打出了#月经不隐藏#的slogan。...

富士康厂区旁现硅胶娃娃体验馆,官方:不涉黄 近日,深圳市龙华区富士康厂区附近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在网上走红,其经营模式引发人们关注,有网友在...

排行榜

女性有哪几种性高潮? 性高潮说来简单,其实又很复杂。如,女性性高潮有几种形式?那些人有多重 性高潮 ?目前还没有完全一致的意见。至于女性的性...

阴道高潮与性高潮 阴蒂是人类唯一的只与性欲激发和性感受有关的器官,其唯一生理功能就是激发女性的性欲和性快感。许多性学家认为,绝大多数的女性...

性生活,性交的三个过程 一个完整的性生活过程应该包括前戏,性交过程和后戏三个阶段。 这三个阶段不但缺一不可,而且每个阶段都有其特定的涉及到...

从统计学上来讲,大多数男性性交的时间只有 2 - 6 分钟,美国前段时间有一个调查,平均 3 分钟。所以无论是从中国的调查来看,还是国外的调查来看,...

热门文章

你是处男吗?台湾版...

在网上直播日常生活的性工作者 与这个古老行业里的所有人一样,科塔娜·布鲁(Cortana Blue)也靠卖春为生。区别在于,她的”销售渠道”是社交媒体。自...

古代性教育:“嫁妆画”教会他们啪啪啪 在我国古代,广大民众有没有性教育风俗呢?当然有。“嫁妆画”就是其中一种。“嫁妆画”实际上是一卷约有8张...

我们绝对同意终结由国家限制生育数量的强制计划生育,尤其是强制检查、节育这些深重的由国家行使的暴力。但我们要得更多:综合性的支持性的政策,...


性生活,性爱的三个过程

2019-01-11        219
性生活,性交的三个过程 一个完整的性生活过程应该包括前戏,性交过程和后戏三个阶段。 这三个阶段不但缺一不可,而且每个阶段都有其特定的涉及到...

女性有哪几种性高潮?

2019-05-11        280
女性有哪几种性高潮? 性高潮说来简单,其实又很复杂。如,女性性高潮有几种形式?那些人有多重 性高潮 ?目前还没有完全一致的意见。至于女性的性...

性生活:如何延长做爱、性爱时间?

2019-08-11        146
从统计学上来讲,大多数男性性交的时间只有 2 - 6 分钟,美国前段时间有一个调查,平均 3 分钟。所以无论是从中国的调查来看,还是国外的调查来看,...

阴道高潮与性高潮

2019-11-12        264
阴道高潮与性高潮 阴蒂是人类唯一的只与性欲激发和性感受有关的器官,其唯一生理功能就是激发女性的性欲和性快感。许多性学家认为,绝大多数的女性...

美丽性世界:情趣男偶 最逼真的女用胶娃

2018-04-24        1
美丽性世界:情趣男偶 最逼真的女用胶娃 性的世界就是人的世界,多样性才是一切美妙的根源。《美丽性世界》系列原名 Slutever,带你闯入性的最前沿。...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

2018-12-05        10
跨性别性工作者口述:工作让我做回真实的自己 我叫丽丽,今年35岁,出生在农村,爸爸很早过世,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出生的时候我是一个男孩子,而...

专属女人的A片

2018-01-29        7
专属女人的A片 你怎么看 A片 ?“ 那是为男人设计的 ”,通常我们想到 A 片会先给予负面评价,因为这个产品似乎天性就是来打压女人在 性关系 中的处境...

十种性恋物癖的心理原因

2018-04-21        12
十种性恋物癖的心理原因 弗洛伊德曾说, 性恋物癖 是由童年遭受的精神创伤导致的性反常行为,这些行为可通过心理分析学家的治疗得到纠正或缓和,所...

男人做爱、性爱时间,性高潮时间一般持续多长

2019-02-21        5
男人做爱、性交时间一般持续多长? 如果你遇到一个夸夸其谈、以自己能胜任“性爱马拉松”为荣的人,千万不要羡慕,因为这不是什么好事。美国宾夕法...

三级片女导演:为了女人的‘性’命,不革不行

2018-04-07        1
三级片女导演:为了女人的‘性’命,不革不行 说实话, A片 从来都不是站在女性这边的;但这并不代表,女人就对 A片毫无感觉(我们只是不喜欢主流...

接吻技巧进阶秘籍(视频)

2015-09-22        4
吻技进阶秘籍 吻,交换的是口水,倾注的是真心。风花雪月不等人,要献便献吻。...

同卵双胞胎 纪录片:子宫日记

2018-04-11        0
同卵双胞胎 纪录片:子宫日记 在这个多数人是单胞胎的世界里,同卵双胞胎激发了我们的想象力,但对科学家来说,最有趣的并非他们的相似处,而是他...

女性自慰手册

2015-09-12        3
女性自慰手册 女性自慰,女人自慰,自慰,手淫,自慰方法,女性手淫,性生活...

实拍东莞一条龙特殊服务(图片)

2014-11-07        9
实拍东莞一条龙特殊服务(图片) 近日记者探访实拍了东莞酒店的一条龙以及特殊服务,大家一起来看看吧。东莞按摩在全国属领先地位,桑拿按摩很盛行...

性交易合法化的世界地图

2018-04-11        0
性交易合法化的世界地图 图为刘溢油画作品《搓麻将的女人》 网络红人薛蛮子因嫖娼被捕的新闻引发的舆论热议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在古代中国,文人...

美女两分钟展示文胸500年演变史

2015-09-23        0
美女两分钟展示文胸500年演变史 据英国《每日邮报》9月16日报道,近日,Glamour杂志发布了一段视频,一位美女模特在两分钟内展示了胸罩在过去500多年间...

女性性高潮性知识视频

2018-04-17        12
女性性高潮性知识视频 对于大多数女性, 自慰 和 做爱 是 性高潮 的一种重要组成部分。。。。 阴蒂 为 性高潮 的实现起着重要作用,最主要的是性高潮...

孟加拉性工作者的真实人生

2018-04-12        1
“离开妓院,我们就没有家了”孟加拉性工作者的真实人生 你是否也关心了最近的文萌楼事件?文萌楼是台湾第一个标志性工作以及性工作者运动的古迹,...

古代女性洞房花烛夜的神秘性用品(图片)

2014-11-07        6
古代女性洞房花烛夜的神秘性用品(图片) 放置性药物的器具铜盒 青铜阴茎 汉代 长14.8厘米-12.6厘米 大家伙 别以为这东西在古代没市场,基本上是供不应求...

日语中的“一库”是什么意思

2015-08-15        8
日语中的“一库”是什么意思 【你对不雅视频怎么看】近日随着一段不雅视频在网络上疯传,网友们表示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多功能试衣间应运而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