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性教育的尺度在哪里?

儿童性教育的尺度在哪里?

过去,遮遮掩掩的性教育被痛批,如今,图文并茂的性教育也被批。北京首部小学生性教育试点教材真的“过”了吗?回答显然是否定的。

  首先,我们必须看到 ,与儿童性教育先进的国家地区相比,上述性教育教材,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上来看,尺度其实都不算过大。如“漫画”这种形式,由于儿童喜闻乐见,实际上早就是许多国家地区实施儿童性教育最经常采用的形式。此前,网上流行的一套以“我从哪里来”为主题的中国香港幼儿园性教育漫画,较之上述北京教材,其实更为详尽丰富。事实上,除了漫画,一些欧美国家甚至早已采取了更为“大胆”逼真的真人电视、电影等性教育形式。至于性教育内容方面,性教育成熟发达国家,已经进一步涉及到“避孕”、“性病”、“性侵害”等更为广泛的内容。

  这种背景下,我们的性教育教材仅仅出现了一些简单初级的漫画和文字,便被惊呼“尺度过大”、视为“洪水猛兽”,岂不是太过敏感了?试问一下,既然要搞性教育,如果甚至连最基本的基础性事实,也要竭力避讳,那么性教育还如何可能进行下去?

  进一步,还必须充分意识到 ,作为一种针对科学知识、客观事实传授的“性”教育,它的“尺度”、是否涉嫌“黄色”,其实并不主要在于教材上都客观具体地写了、画了些什么,而根本在于,作为教育者的我们这些成年人,以怎样的态度、方法、立场去把握、讲解、传授它。这或许正如鲁迅当年所说的,“一部《 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实际上,相对于沾染了满脑子道德成见的成年人来说,那些单纯质朴的孩子们,面对性教育内容,他们的态度立场,其实要简单纯洁得多,至少远没有有些家长想象那般危险复杂、充满不可预知的道德风险。这诚如上述教材编纂人指出的,“孩子的世界很单纯,不能用成人的观点看孩子的世界”。

因此,对于这本教材,笔者更担心的倒不是受教育的孩子,而是那些使用教材的教育者,如果后者也像那些担心“黄色”的家长一样,在授课时,面对“性交”等内容,尚未开口自己就先面红耳赤、“顾左右而言他”了,那么再好的教材恐怕都无济于事。


相关性教育文章:  

外国如何进行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专题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