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德国人怎样跟娃娃谈“性”

看德国人怎样跟娃娃谈“性”

在预防性侵方面,让孩子掌握相关词汇十分重要。一个小孩被侵犯了,如果她说,“有人摸了我下面”,可能一下子不会引起家长的注意。如果她能说,“有人摸了我的阴部”,家长听到这个词会立刻跳起来。

“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可能全世界的孩子都问过。无论是因为家长羞于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因为顾忌孩子的接受能力,很多孩子曾经活在一种不可思议的谎言里。在德国有婴儿是被鹤叼来的说法,在法国孩子是从卷心菜里长出来的,在中国是从垃圾桶里捡到的。性,这个人类的禁忌话题,导致了以上善意的谎言。

在儿童性教育上,德国算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早在1968年,德国文化部长联席会议就通过表决,将性教育列为中小学的教育任务,虽然这项决议在之后的近10年内遭到了部分家长的抗议并因此闹上法庭。1977年,联邦宪法法院做出判决,确认了家长在孩子性教育上与学校的同等地位,但也同时确保了学校继续推行性教育的权力。

今天,性教育已作为必修课被写进了各联邦州的学校法以及教学大纲里。

性教育是小学的必修课

各州虽然没有设置独立的性教育课,但将学习内容分配到不同学科里,如生物、伦理、自然常识、德语等。笔者在翻阅了十六个联邦州的学校法和教学大纲后发现,除了身体构造、两性特征、青春期身体发育这些基本的生理卫生知识以外,大部分联邦州还将怀孕、生育、避孕措施等内容写进了小学教学大纲。

更重要的是,如何防止性暴力和性侵犯,如何让孩子对不舒服的身体接触说“不”,是教学大纲里性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巴伐利亚州,小学一二年级的学习内容为,两性生理上的异同,父母在家庭生活里的分工,预防性侵犯,增强自我意识,拒绝不舒服的身体接触。到了三四年级,除了加入“青春期身体发育”以外,更是增加了两性角色、性别平等、在不同人际关系中的情感表达等内容。

在黑森州,性教育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教学大纲与巴伐利亚州相比,更为自由开放。包含了性别平等、性意识培养、对LSBTI群体的了解、对艾滋病及其他性病的认知、预防性侵、“出柜”、对性骚扰说“不”,以及对家庭形式多样化的认知和接纳等。

部分家长担忧,过早的性教育会导致孩子的性早熟。《青少年性观念》是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从1980年开始进行的一项代表性研究。该研究每5年更新一次,了解并记录德国当代青少年的性观念。2015年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德国青少年性接触的初次年龄非但没有提早,反而有渐晚的趋势。在14、16和17岁的青少年中,有性接触的人的比例都在下降。只有在15岁的人群中,比例和2009年一样。这一比例下降最快的是16岁的女生和17岁的男生,和2009年相比,分别下降了5% 和7%。

性教育可以请校外专家

德国的中小学,在传授性教育时,还可以聘请校外专家。Pro Familia是专门提供关于生育、性教育和性咨询的公益机构,咨询点遍布全德。笔者采访了该机构在汉堡工作的性教育家安德利亚斯·格罗埃和阿尼卡·阿伦斯。Pro Familia既为小学、中学和幼儿园老师提供培训,也为中学生和小学生直接提供课程。格罗埃告诉笔者,中学生(6年级到8年级,11到13岁)一般来Pro Familia的教室上课,因为青春期的学生已经养成了一些特定的人际关系和相处习惯,换个环境,有助于他们打破既定的相处模式。对于小学生,就是性教育专家直接去学校上课了,因为小学生在熟悉的环境里,对性教育家会更信任。在幼儿园就只提供对幼儿园老师的培训和咨询,因为幼儿非常敏感,一定要由他们信任的人来传授性教育的内容。

阿伦斯专门负责小学生的性教育。因为授课经验丰富,她积累了大量的素材、教学方法和道具,可以游刃有余地按照学生的需求当场组织课程内容,就学生感兴趣的话题进行讨论,回答他们的问题。来上课的一般是小学四年级的八九岁的学生。阿伦斯说,每次她介绍自己是“性教育专家”的时候,一半的孩子都会笑翻在地上。因为这个年级的孩子,已有了羞耻心,大笑有助于掩饰他们的这一情感。轮到学生们自我介绍时,他们需要用自己名字的第一个字母联想一个和爱、友谊或性有关的词,比如Peter(皮特)可以说Pennis (阴茎),这一方法有助于观察孩子们对“性”这一话题不同的了解程度。

接下来,孩子们会站成一圈。阿伦斯会提一些问题,比如说“谁在镜子面前看过自己的裸体?”“谁不小心在网络上看过别人的裸照?”学生只需要通过挪动位置来回答问题。回答“有”的,需要走过圈的中心,换一个位置。“没有”或“不愿意回答”的小孩则保持原地不动。

之后阿伦斯会和孩子们一起搜集关于男女性器官的词语,并讨论两组词语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关系。在这里,阿伦斯会带一些道具到课堂上,比如毛绒做成的男女性器官、卫生巾、避孕套等。至于是否需要成年男性的阴茎模型,阿伦斯会和班主任商量。“一般不会带,太大,会吓到孩子。”这一环节有助于孩子们学习和性有关的词语。

“词汇技能十分重要,特别是在预防性侵上。我们知道,现在的家长都很忙,一个小孩被侵犯了,如果她说,‘有人摸了我下面’,可能一下子不会引起家长的注意。如果她能说,‘有人摸了我的阴部’,那家长听到这个词会立刻马上跳起来。”掌握了这些词语,孩子们在遇到性侵时,可以更准确地表达、呼救,并引起家长的重视。

最精彩的部分是学生的提问环节。孩子们可以将自己的问题匿名写在卡片上。阿伦斯回答问题之前,会对每个问题表扬一番。“这个年级的孩子对什么问题最感兴趣呢?”笔者问。阿伦斯从布袋里拿出之前上课的卡片,念了起来:

什么是doggy?

性是什么?怎么做?

刚出生的婴儿有多大?

人为什么要性?

小孩是怎样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

如果和女朋友住一起,算是女同性恋吗?

不做爱能生出小孩吗?

来月经时会疼吗?

如果有人爱上我,我怎么知道?

性很美好吗?

如果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怎么生孩子?

“那什么是doggy呢?”阿伦斯告诉笔者,“这个问题是一个小女孩提出的,她在YouTube上听到这个词,就一直想知道这是什么。她问过一个她熟悉并信任的成年男人。那人对她说,‘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我不能告诉你’。所以,她趁着这个性教育课的机会来问我 …… 我们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孩子们怎么会提出这个问题。我发现,这个小孩其实更想弄明白的是,为什么大人不乐意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在孩子那里反而不那么重要了。她一直觉得,大人掩饰这个问题,是因为她做错了什么。我很高兴,我们可以组织这样的课,让孩子把这个心结解开。”

性教育越早越好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性教育应该在四岁以前就开始。4到6岁的孩子,已经开始学习成人世界的规则,当他们发现家长一遇到性这个话题就会回避的时候,就已经觉察这是一个不那么正常的话题。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会通过游戏来满足自己对身体的好奇,比如过家家或扮演医生和病人。很多孩子在这个年龄段开始对生育这个话题感兴趣,会问:“小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性教育不是一蹴而就的,而要按照孩子的年龄阶段给予答案,将性这个话题正常化,而不是禁忌化。这样,孩子才会对自己的身体有正面的认识,知道在性这个问题上不需要迁就别人,并学会对任何让自己不舒服的举动说“不”和请求帮助。这样,性教育同时也是对性侵犯的预防教育。

按照专家建议,性教育应该越早越好。但同小学相比,德国的幼儿园在性教育方面并没有统一的规划和要求,全靠幼儿园自己安排。好在市场上有大量这方面的图书。Pro Familia就有自己的推荐书单,上面列了31本书,针对2到8岁的儿童,供给幼儿园免费借阅(部分书单请见文末附录)。这些书虽然是幼儿读物,但涉及范围已经非常广泛,包括了对身体构造的认识和性启蒙,即认识身体各部位的名称,包括性器官和两性特征。还有就是生育过程,书里的故事一般从小孩的角度出发,记录了妈妈怀孕二胎的过程和生产过程,以及弟妹出生后,怎么照顾她/他。再有就是情感表达,如愤怒、恐惧和爱。其中一本书里的小主人公对马桶里会钻出怪物的幻想和恐惧,笔者小时候也有。还有就是社会关系和两性分工,如介绍不同的家庭形式和不同性取向,如同性恋婚姻。最后是预防性侵,以书里小主人公的身份鼓励小孩大声说“不!”(例如《我的身体我做主》这本书。)

笔者很难理解书单里为什么还有一本通篇主题为“屎”的儿童书。“这和性教育有什么关系呢?”笔者不解地向性教育家阿伦斯询问。“小孩到了会自己控制肌肉,会自己拉屎的时候,会觉得拉屎是一件很有趣味的事情。所以说,在我们这,性教育这个概念是非常广泛的。”看来,性教育也包括了对身体的控制的认知。

再回到“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笔者问性教育家格罗埃,“婴儿是鹤叼来的”等类似的善意谎言有什么不好吗?他说,每个人,包括儿童,都有知情权,都应该被尊重并得到一个真诚的答案。如果家长不知道怎么回答而用善意的谎言来糖塞孩子,可能会破坏孩子对家长的信任。一旦孩子有一天知道了真实的答案,会自问,父母还在哪里骗了自己。

妈妈下了一个蛋

附录:

德国公益机构推荐给幼儿园的性教育书单精选

Mami hat ein Ei gelegt

《妈咪下了一个蛋》,由英国引进的图书,适合3岁及以上的儿童。书中的两个孩子破除了父母对“孩子是哪里来的”这个问题的种种谎言,以幽默的方式将父母和孩子的角色反转。(编者注:该书有中译本:《妈妈下了一个蛋》,[英]芭贝·柯尔著,柳漾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

Mein erstes Aufklärungsbuch

《我的第一本性启蒙书》,供5岁及以上孩子阅读。该书主要以图片的形式向小孩解释怀孕生育的过程、鼓励小孩表达不同情绪、对自己的身体做主、对不喜欢的身体接触坚决说“不”!

Peter,Ida und Minimum

《皮特,爱达和小不点》,由瑞典引进的图书,适合5岁及以上孩子。该书以图片配文字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四口之家如何迎接第三个孩子的到来,并顺便将读者引入了这个家庭居住的多元化社会。

Juli und das Monster

《尤里和怪物》,适合三岁及以上的孩子,讲了名叫尤里的男孩怎么解除了自己对厕所马桶里会钻出怪物的恐惧。

Das große und das kleine NEIN!

《大声说“不”和小声说“不”》,供四岁及以上儿童阅读。该书通过一个小女孩的角色鼓励小朋友在某些场合和情况下可以大声说“不”!

Nein mit Fremden geh ich nicht!

《不和陌生人走》,适合四岁及以上的孩子阅读。书里通过一个小女孩的角色告诫孩子不要上陌生人的车,并要在受胁迫的情况下大声呼救。(编者注:有明天出版社中译本。)

Mein Körper gehört mir!

《我的身体我做主》,适合四岁及以上儿童,鼓励小朋友对不喜欢的身体接触坚决说“不”!

So ein Kack

《太屎了》,适合两三岁及以上的孩子。该书幽默地满足了小孩对“屎屁尿”的好奇。

文/张源琛

原文来自:南方周末

www.infzm.com/content/139597

相关文章:怎样和孩子谈性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