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性——电影《0.5毫米》所展现的重要主题

老人与性——电影《0.5毫米》所展现的重要主题

     电影《0.5毫米》(0.5ミリ 2014)通过一位年轻女护工的特殊经历展现日本四种类型的老人的各自需要,贯穿这些需要始终的一个重要主题是“性”。倒不是说这些老人对“”有赤裸裸的需求,而是说他们的各种需求及其背后的东西往往与这个易被人们忽视的“性”需求关联密切,即使不是弗洛伊德主义者,通过观看本片,我们也不好否认这种人性中的原始驱动力。对此最能理解的,无非像本片主角山岸佐和这样的人,她长期从事老龄人的护理工作,深切体会老人的需要,能给予老人专业护理之外的人道关怀。当然,在满足老人需要过程中,她也获得成长,最终也找到她要守护的“爱”。 
   
  在解释上述主题之前,应先了解本片为何定名“0.5毫米”。似乎可以确定的是,0.5毫米并非指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本片中,0.5毫米的说法仅出现在佐和听第四位老人真壁义男给她的磁带录音时:“被逼到极限的人,他的光芒就超越了极限,会作为一个自我存在而觉醒。那是能让他有移山的力量,山就是每个人的心灵,或许只能移动0.5毫米,但这些几毫米聚集起来,朝同一方向移动时,就是革命的开端。”这句话似乎可这样理解:某些人的自我存在意识的觉醒会撼动人们对他们人性需要的某些固有看法。既然本片以“0.5毫米”来命名,它就可以作为理解本片的一把钥匙。 
   
  那么,“被逼到极限的”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觉醒的”又是什么样的“自我存在”,对这些“存在”人们固有看法是怎样的,而这些“存在”又引起了人们什么样的“人性反应”呢?显然,本片中所展示的四位老人是我们所说的“被逼到极限的人”,他们各有特色,我们不妨稍作概括:第一位片冈老人,垂垂等死型;第二位康夫,离家出走型;第三位石黑茂,孤独抱怨型;第四位真壁义男,忏悔压抑型。他们的亲人对他们的态度是怎样的,似乎不亚于让他们“早点死”:片冈老人的女儿希望他早点死,果真“久病床前无孝子”?康夫儿子儿媳希望早得遗产,也是盼他快点死;石黑茂女儿希望他快点去养老院,从而摆脱对父亲的担忧;真壁义男侄女希望他快点老年痴呆,从而可以顺利管理他的家业。亲人们的态度其实就是大家的态度,是得到社会默许的,然而他们根本就没关注到老人们的需要。这就是将老人们逼迫到某种极限状态的家庭和社会原因。所以,电影中借真壁义男老人之口作出如下反思:“现在的日本人不被爱,也找不到爱的对象,他们被一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扭曲了自我,失去了方向,只看到困惑的自己,因此不再为他人努力,而是结束他人的生命。” 
   
  他们分别是以什么样的自我存在而觉醒的,我们不妨从第二位老人说起。康夫不愿子女为继承遗产而整天争吵不休,带着氧气瓶离家出走,想趁自己还活着花光所有积蓄。他的行为似乎是想告诉子女,他才是财产的所有权人。石黑茂是位退休工人,女儿不在身边,积蓄能养活自己,但他不受尊重,找不到可倾诉的人,在他看来,能听他说话就是尊重,尊重即是朋友,即便是虚情假义的骗子;由于得不到关注,他时常盗窃自行车,搞点小破坏,他的行为似乎是对遗忘老人的社会的一种抗议。真壁义男是位有着战争创伤的退伍军人,虽然想忏悔黑恶的战争,但无从说起,因为整个社会就想将此事遗忘,因而长期压抑着这种欲望生活,直至碰到一个愿意认真倾听他的人。此外,真壁老人可能还是个感情非常压抑之人,他一辈子守护的夫人其实并不爱他,那位静江老人即使得了老年痴呆心里还记着他的爱人“晋一郎”,如此他们俩夫妻生活也很难说是幸福的。他虽为战争忏悔,事实上,他是在为某件事羞愧:他活着回来了,当年他是否和晋一郎同时参战的?因此,他的内心是痛苦的,他似乎一直活在别人的误解当中,他终于将这一切向佐和倾诉了。 
   
  三位老人的行为似乎想告诉我们,虽然他们老了,但他们同样是人,同样需要理解和倾听,需要爱和陪伴,这就他们自我存在意识的觉醒。无论社会是否按照老人们要求给予他们0.5毫米的改变,但至少佐和的心灵早已为他们所震动。这似乎是本片的社会意义所在:真心接近,才有理解。当一位老人的人性需求得不到满足,除了为自我存在意识抗争,他还能做什么?正如同我们正常人,当我们欲求无以排谴,可能就剩下“酒”和“性”了,与其说这是另一种欲求,勿宁说是其他欲求得不满足后的“填补”和“提醒”:真正有自我存在意识的人,这两样东西必定是少不了的,即使是老人,也无例外,尤其是“性”,最能产生伦理情感冲击,最能引起人们的关注,老人的这种诉求或许是他们尊严的象征。所以,当康夫碰到倒贴的佐和,他疑为她是
妓女,当他要求佐和给他当护工时,仍不忘揩油摸她屁股,他虽不失尊重,但仍表明他是有正常人性需要的男人;当石黑茂和佐和相处融洽时,也不忘邀请她一起共浴,这种性暗示同样是一种“尊严”的表达;当那位长期压抑的老人偷窃小黄书,被发现后虽然那么惶恐,但他仍然不反对佐和向外人表明她的小情人身份。这三位老人整体来看在两性关系上并无令人不齿的逾矩行为,但他们愿意给人以“性需要”的暗示,恐怕仍是他们自我存在意识觉醒的一种表达。 

0.5毫米 

  我之所以将第一位老人片冈单独拿出来说,是因为他的家庭关系非常复杂,似乎有乱伦之事存在。片冈女儿雪子为什么希望她父亲早点死,虽有久病床前无孝子之说,但她的丈夫佐佐木健为什么在孩子出生前就离开这个家?为什么她要穿父亲非常喜欢的、自己母亲遗留下来的裙子?一件白色的裙子到底因什么污渍而非要染成红色?为什么她要单独陪父亲喝酒?为什么女儿小真从不开口说话,而且对她非常不友好,是因为看见了什么?为什么她将小真作男孩打扮且禁止小真进外公的房间?为什么女儿回到身边,作为父亲的佐佐木健要说女儿是片冈家族的人,而他发酒疯剪女儿头发时又说“我们不可能像,你身上只流着片冈的血”?为什么她父亲病危,她还要满足父亲想咪咪的愿望,她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愿望的,父女会就这事交流吗?她满足了父亲的愿望之际,为什么又选择自杀?所有这些问题串起来想,不能不让人有乱伦的猜测。即使有乱伦之事存在,片冈老人的不伦需要仍值得关注。如果说同样的社会环境造就的不会是一个人,而是一批这样的人,那么,只要有一个这样的人在,社会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是片冈老人的需要有点令人不齿,然而,这不意味着他没有“自我存在意识的觉醒”。他垂死之际,半昏半醒之间,仍然对红裙子有性趣,其实他已分不清裙内为何人,他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宣示对他女人的主权,这个女人会不会就是雪子呢?如果是这样,他撑着不死,雪子最后自杀的原因似乎就能理解了。虽然不伦行为我们不太愿意说,估计也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他的“觉醒”移动0.5毫米,但它引起社会的关注应该可以视为某种社会意识变革的开始。 
   
  如果我们愿意把佐佐木健也当作一位老人的话(他好像不太老),他同样也有着他的基本需要,他寡居多年,突然多了一个女儿,而且他还心怀芥蒂,又来了一个年轻护工,他的性需要似乎在慢慢激活。当佐和意识到这一点,她带走小真时,虽然使小真避免了可能的悲惨命运,但同时又造就了另一个孤独的老人。影片在最后这种表现是否在暗示,解决日本社会的老人问题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石板栽花,转贴请保持文章完整,2015年5月28日)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