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贫困女子的性工作网络

日本最贫困女子的性工作网络

因经济困窘而被迫从事性工作,大抵是不少人对性工作者背景的定见固有理解。但日本从来的国力强劲,可是国内的性工作者人数却不断与日俱增,相信对不少外人而言,心中不免出现疑窦困惑。铃木大介的新著《最贫困女子》,或许可以提供更准确的见解,好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具体的情况。

【性工作者的三大类型】

铃木大介指出目前日本的性工作者,主要可划分成三大类型:

一是“幸存系”,目标是以穿越经济困乏的艰难时期为中心。她们全因如此或如彼的因由,被迫投身入性工作网络行列,通常日本的“最贫困女子”大多都陷入此境而别无选择。

二是“工作系”,这类指从事夜总会乃至其他类型性工作的专业分子,部分业余性质的一周一次“Delivery Health”(可参阅《莺谷,东京烟花地的第二春》中的说明)的性工作者,只要专业意识浓厚,同样可以归入此范畴下。通常与“幸存系”有密切关系,不少人是因经济困难而开始投身性工作行列,然后经历了一段时间后,财政问题已得到解决,但是自己亦已习惯了性工作的生活模式,于是逐渐便成为行业内的专业从业员,所以他形容“工作系”的成员,大部分为“元幸存系少女”。

三是“银包系”,指她们既没有经济困难,同时也没有视性工作为专业工作;只不过想增加收入,于是偶尔在有需要时候便间中从事性工作。举例而言,目前日本大为流行的交友吃茶店就是最佳例子。交友吃茶店的设计是在店内分成为不同的“男性房间”、“女性房间”及“交谈房间”,前两者通常用可看透的玻璃分隔,但同时往往又把“男性房间”的灯光调暗,制造出男性可清楚看到女性姿容,但女方却看不清男性模样的效果来。

一旦男性对某女性有意,于是便会透过服务员提供的便条卡,写上一些简单的交友式数据,当中确保不会涉及任何卖淫的非法说明,待女方看过后,有兴趣的话便一起进入“交谈房间”短聚,所以场所本身的经营绝对不会违法。

进入房间后,一般会设定交谈的时间规限,由五分钟至十分钟不等,通常男女双方便实质地议定去哪边又或是提供什么服务的商议,一旦谈妥便会一起出外。男性进入交友吃茶店的基本收费,一般由两千至五千日元不等,一旦谈妥而可与女方外出,便再征收大致相若价钱的“成立费”。如是者,一场私人卖淫的交易便正式议定完成。

此所以交友吃茶店,又或是前文提及的一周一次“Delivery Health”,乃至更“传统”的援助交际等等,都分别说明私人卖淫的途径在日本的多元化及普及化,由是令“银包系”的成员大幅增加。

当然,再加以细分还可以有不同的条目,如“抱拥系”(因微妙理由深感寂寞,从而投身入援交行列中去寻求慰藉)又或是“自我实现系”(企图透过参与性工作,从而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等,限于篇幅及分类上的混乱,于是不再加以探讨处理。

【最贫困女子的性工作网络】

铃木大介提醒尽管2014年日本NHK已有专题节目“年轻女性的贫困”推出,令到各界产生广泛的回响,但“最贫困女子”的黑暗阴霾,其实仍远远未在媒体上得到曝光披露。

首先,在NHK的节目中,所指的“贫困年轻女性”,乃指于在职的单身女子当中,有三分之一的每年收入在114万日元以下,尤其集中在十至二十这个年龄层内。透过采访各年轻女性的贫困现场风景,由离家出走少女到单亲妈妈等等,令到“贫困女子”一时之间成为日本社会上的流行词汇。

铃木认为以上的观察,又或是另一些学者如原田曜平及岛田裕也等的分析,往往集中在数据及定义层面上去探究,简言之是一种见林不见树的方向。他则以记者式的触觉,透过大量的田野调查探讨,从而进一步及更精准地捕捉在地贫困的面貌。他得出的结论是,大部分年轻女性陷入的低收入窘境,大部分连结起“三无缘”及“三障害”而来。所谓“三无缘”,自然是来自“无缘社会”的概念延伸,只不过“无缘社会”最初在日本社会受到重视,主要是集中老人问题而发,于是出现很多老人自杀、失踪又或是孤独死等问题,但现在情况已扩展至不同层面,连年轻女性也不能幸免。铃木指的“三无缘”即“家族无缘”、“地域无缘”及“制度无缘”,简略而言就是彻底地“孤岛化”,与社会上的人际网络及制度建构脱钩,令到自己成为空间上的零余者。

“三障害”就是“精神障害”、“发育障害”及“知性障害”。三者其实均针对精神层面的问题而言,于是如抑郁病、统合失调症等精神科问题,又或是自闭症乃至亚氏保加症(Asperger syndrome)及过度活跃症等(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均成为不少人共同背负的精神困扰,因而令到问题的复杂性更加纠缠不清。

以上的年轻女性因贫困问题而投身入性工作行列,严格来说乃处于一种“不可视化”的处境,因为大量的性工作者是以私人方式投身入此范畴,形式上可包含路上招徕卖淫、独立系的“Delivery Health”及交友吃茶店等,更加令到数据及分析无从整理归纳。事实上,在《夜的经济学》中,作者荻上CHIKI及饭田泰之推算日本性风俗业的市场规模,年收达至3.5兆日元以上。原来日本的百货业界年收规模在6.1兆,而旅游业则在6.7兆,简言之只要一作比较,便可知性风俗业在日本国内生产总产所占的举足轻重地位。反过来回想,便可以大致明白到体会到隐藏在社会繁华背后,现实中千疮百孔的社会真正面貌。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

汤祯兆,香港影评人、作家。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