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国已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 访谈李银河

17国已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 访谈李银河

17国已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 多政要成功“嫁”人

2015年5月15日,卢森堡首相贝特尔(右)与同性伴侣德斯特内(左)举行婚礼。贝特尔也成为首位缔结同性婚姻的在位国家领导人。C FP供图

17国已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 多政要成功“嫁”人

图中有红心标识国家为已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的国家。

在“国际不再恐同日”(每年5月17日)前夕,卢森堡首相贝特尔于5月15日大婚,人们发现他“嫁”给了建筑师男友。贝特尔也成为首位和同性结婚的在任国家领导人。政要的身份没有阻挡贝特尔追求真爱和幸福的心,他和男友在婚礼上的深情对视也融化了很多人。其实在他之前,欧美已有不少政要勇敢“出柜”。相对而言,比起政要们的性取向问题,越来越多的选民更关心他们的个人诚信。

在整个西方,对同性恋的接纳是一种潮流,但是各个国家的情况有区别,比如说,最早最好的是北欧国家,那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女总理就是冰岛的。

同性婚姻刚合法首相就婚了

据报道,欧洲小国卢森堡2014年6月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时,首相贝特尔即表示支持。当时有媒体称,贝特尔可能是首批从新法律中受益的人,他和建筑师男友很快要喜结连理。当时,这位首相还俏皮地表示:“他问我结婚的问题,我说‘好的’。”

贝特尔现年42岁,曾任卢森堡市长,早在2008年就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并和伴侣公开亮相。在最排斥同性恋的领域———政坛,贝特尔成了先锋人物:不仅成为政坛一员,还登上了国内政坛最高位置,2013年接任卢森堡首相。

2010年以来,贝特尔与高大英俊的建筑师男友德斯特内同居,一直为同性恋者平等的婚姻权努力。早在2014年8月,贝特尔就曾向朋友透露,他要结婚。不过,直到几个月前卢森堡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他才有机会与男友注册结成“夫妻”。未来,德斯特内也许可以名正言顺地以“第一先生”的身份陪同贝特尔出访。

卢森堡《言论报》评论说,同性恋首相举行合法婚礼,证明了卢森堡正成为更加开放的现代化国家。这在几年前仍是不可想象的。卢森堡是传统的天主教国家,在欧洲多国如荷兰、比利时、西班牙、瑞典、挪威、葡萄牙、法国和英国等承认同性恋婚姻后,亦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

贝特尔2013年接任容克,成为卢森堡首位同性恋首相,是继冰岛前女总理西于尔扎多蒂、比利时前首相迪吕波后,第三个出柜的欧洲国家领导人。值得一提的是,现任卢森堡副首相施耐德也是同性恋。

女总理引领冰岛“潮流”

在贝特尔之前,还有两位引人注目的政要公开了同性恋身份:冰岛前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和比利时前首相埃利奥·迪吕波。

北欧国家冰岛于2010年6月27日正式颁布承认同性婚姻的法律,时任该国女总理的西于尔扎多蒂同日与相恋多年的同性伴侣雷欧斯多特结婚,成为冰岛历史上第一对依法结婚的同性伴侣。

据联合早报网报道,冰岛女总理西于尔扎多蒂2010年6月根据冰岛的新法律,与她多年的同性伴侣、女作家兼记者雷欧斯多特正式结婚。

报道称,时年6 8岁的西于尔扎多蒂于2009年2月当选冰岛总理,成为第一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冰岛总理;西于尔扎多蒂与50多岁的雷欧斯多特共同生活多年,两人于2002年办理“民事结合”。

冰岛在1996年促成同性恋民事伴侣合法化,拥有与异性结合婚姻相同的权益,但是同性恋者的这项关系一直不被视为正式婚姻。直到2010年6月12日,冰岛国会通过立法,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并于当月27日正式生效。

谁是第一个“出柜”总理?

目前媒体多认为西于尔扎多蒂是冰岛第一位担任总理的女性、第一位公开为同性恋者的政府首脑。有意思的是,也有人认为,在她之前,已有一位公开的同性恋者行使过国家代总理的权力,只是时间非常短暂,他就是挪威资深政坛人物克里斯蒂安·福斯。

克里斯蒂安·福斯于1981年当选挪威国会议员,并在2001年至2005年间担任挪威财政部长。2002年1月4日,时年52岁的福斯与他的同性伴侣纳巴克在挪威驻瑞典大使馆内举行了伴侣关系登记仪式,成为当时合法登记结合为同性伴侣关系的世界各国政要第一人。

在那之前,福斯就已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者,并与同性伴侣在奥斯陆同居。挪威认可同性伴侣关系的法律于1993年生效。

在福斯与伴侣举行婚礼后不到一个月的2002年1月25日,因当时的挪威首相出访韩国,而通常会作为代首相的外长又在西班牙,挪威国王因而授权时任财政部长的福斯在首相出国期间行使代首相的权力。虽然只有短暂数日,这一过程仍让部分人相信,福斯是世界上第一位行使总理或首相权力的公开同性恋者。而在福斯短暂行使挪威首相权力整整7年之后,西于尔扎多蒂才正式出任冰岛总理。

“我是同性恋,这很好”

有人说,选举公开自己是同性恋的人来治理国家,表明欧洲人对待同性恋的看法在持续进步中。而在欧洲最富活力的两个大城市巴黎和柏林历史上,都有同性恋人士担任市长的先例。

2001年至2014年间曾连任两届巴黎市长的贝特朗·德拉诺埃,早在1998年就在电视上坦承自己的同性恋身份。2009年6月27日,法国第八届同性恋大游行在巴黎举行,身为市长的德拉诺埃和法国前文化部长雅克朗等人一起参加了游行。

2013年2月15日,第63届柏林电影节期间,时任柏林市长的克劳斯·沃维莱特出席同性恋电影奖泰迪奖颁奖礼。“我是同性恋,我觉得这样很好”,沃维莱特的这句话也已成了德国政坛的名言。据称他在赴美推销柏林观光时,还将“对同志友善的城市”当成特色宣传。

比利时前首相埃利奥·迪吕波也是欧洲政坛著名的同性恋人士。

迪吕波1951年出生,是意大利移民后代,也是位化学博士。2010年12月6日,迪吕波宣誓就任比利时首相,他是比利时30多年来第一位以法语为母语的首相,同时也是1974年以来首位代表法语区的社会党首相。

早在1996年,迪吕波就曾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此前,当记者追访他是否同性恋时,他直率响应:“没错,我是同性恋,那又怎样?”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迪吕波还表示:“从1996年至今,多年来,我并没有受到歧视。比利时是一个宽容的国家,只要你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人会来干涉你的私生活。”

综合新华、中新

李银访谈

李银河:国家首脑“出柜”和库克“出柜”意义不一样

越来越多的欧美政要不惧“出柜”,且在公开同性恋身份后得到选民理解和信任,这对同性恋人群争取平等权利有何影响?南都记者专访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导,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性学家李银河。

南都:您如何看待欧洲政要“出柜”者越来越多的“风潮”?

李银河:我觉得最近这几年,全世界的LGBT (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英文首字母缩写)权利运动有特别大的发展。在美国,原来反对力量特别厉害。我看到一个比较新的材料,美国有37个州都批准了同性婚姻。欧洲过去在LG B T问题上也比较保守。我刚看了有关图灵的电影,觉得特别感动。图灵被誉为“计算机科学之父”和“人工智能之父”,二战期间,他破译了纳粹德国通讯密码,使得整个二战提前结束,避免了大量人员的死亡,但仅仅因为他是同性恋被公审,被迫接受荷尔蒙注射治疗,即所谓的“化学阉割”,最后图灵自杀。我在曼彻斯特的时候,在一个公园里看过图灵的雕像。2013年,英国女王签署对图灵的赦免。这些事情简直让人痛心疾首。另外,英国著名作家王尔德也曾因同性恋而被关监狱两年,通过同性恋解放运动,这些都被纠正过来了。整个欧洲社会比以往进步多了。

南都:首位结婚的在位同性恋首相出自卢森堡,是否和该国对同性恋人群的理解和宽容度有关?

李银河:在整个西方,对同性恋的接纳是一种潮流,但是各个国家的情况有区别,比如说,最早最好的是北欧国家,那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女总理就是冰岛的。西欧国家荷兰也比较包容,我们去年参加了在阿姆斯特丹的LG B T运河游行(世界上唯一在运河上举行的同志大游行),全城沸腾,人们穿着各式服装,乘船游河,每个政府部门都有一条船。我们的船是荷兰广播公司的。卢森堡、比利时等国离北欧比较近,其他南欧国家如意大利、希腊相对保守一些。

南都:保守还是开放,有哪些影响因素?从您提到的情况来看,对同性恋人群的态度好像有地域性?

李银河:我觉得在同性恋问题上,关系最大的应当是宗教因素。例如,基督教右派有特别反对同性恋的一股力量,在宗教力量稍微弱的地方,情况可能会好一点。反正,北欧国家,不管是在男女平等、少数群体权利、民主,包括保护性工作者等方面,都是做得最好的,所以西方国家有一个口号“达到丹麦”,意思是说,丹麦是榜样。

南都:冰岛前女总理西于尔扎多蒂的“出柜”在欧美政界有何影响?

李银河:她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这样公开,当然影响特别大,相对于一般的部长,(或者)苹果公司的库克,意义是不一样的。

南都:政要“出柜”,会否对他们的政治生涯带来负面效应?

李银河:我想,凡是那些“出柜”的,都应该是正面(影响),如果有负面效应,那就是有些保守的人会骂他们。

南都:政要“出柜”越来越多,对推动一个国家的同性恋人群权益保障有何积极影响?

李银河:当然会产生重要影响,可算是从思想观念方面引领潮流,同性恋现象会更容易被一般公众接受。如果是位高权重的人,他(她)可以促成一些保护同性恋不受歧视的法律更容易通过。

南都:欧美在同性恋者权益保护上,有什么新的趋势?

李银河:最重要的应该是,联合国决定把反对性倾向歧视写进公约,过去联合国有很多反歧视公约,例如反种族歧视等公约。由于LGBT群体的积极活动,得以把反性倾向歧视写进公约,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进步。

17国已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

卢森堡首相贝特尔能成功“嫁”人,得益于该国通过相关法律,从2015年元旦起正式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不只是卢森堡,据联合国中文官方微博,目前全球已有17个国家从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包括荷兰、比利时、丹麦、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岛、阿根廷、乌拉圭、巴西、英国、新西兰、法国和卢森堡。美国和墨西哥的一些地区也承认同性婚姻。在过去20年里,有约30个国家取消了对同性恋定罪的法律。

综合新华、中新、中国网

“吃螃蟹者”荷兰

一般认为,世界上首个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是荷兰。荷兰在2000年12月通过开创性法律,允许同性伴侣结婚并领养小孩。

1998年1月1日,荷兰的《家庭伴侣法》正式生效。《家庭伴侣法》中所指的“伴侣”,既包括“同性伴侣”,也包括“异性伴侣”。对于同性伴侣来说,登记的同性伴侣将会和婚姻中的夫妻双方一样,在退休金、社会安全保障、继承和扶养方面享有同样的权利,承担相同的义务,但同性伴侣无权收养子女;对于异性伴侣来说,该法为那些既想暂时结为伴侣、但又不想缔结婚姻关系的男女提供了法律保障,但它实际上是一部“同居法”。

2000年12月,荷兰参议院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并领养孩子,该项法案于2001年4月1日正式生效,使荷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该法不但允许同性恋者结婚,而且可完全享有与异性婚姻相同的所有权益。因而,它是一部真正的同性婚姻法。

比利时紧随其后

据报道,2002年11月28日,比利时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允许同性恋者结婚的法案,使比利时朝着成为欧洲第二个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国家的方向又迈进一步。按照规定,这项由比利时彩虹联盟提出的法案还需在众议院进行投票表决。

这项法案给予同性恋伴侣与异性恋伴侣同等的权利,特别是继承权。但该法案不允许男性同性恋“夫妻”收养子女,而女同性恋“夫妻”中的“妻子”可作为单亲母亲收养子女。

亚太先行者新西兰

2013年4月17日,尽管遭到本国保守派议员的反对,新西兰议会当天以77票赞成、44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法案。新西兰成为首个承认同性婚姻的亚太国家,也被认为是第13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性的国家。

早在1986年,新西兰就承认同性恋合法化。从2005年开始,新西兰的法律再次对同性恋大开绿灯,允许其同性间的民事结合。2013年4月通过的修正案则明确规定:“不论当事人的性别、性倾向或性别认同,婚姻是两个人的结合。”新西兰首次以法律形式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并于当年8月中旬正式生效。

英法等大国终立法

2014年3月29日是英国同性婚姻法实施第一天。这项允许同性恋婚姻的法律于当地时间29日在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正式生效。许多对同性情侣都赶在第一时间举行了婚礼,据当时英国媒体报道,首相卡梅伦“盛赞”并祝福第一对结婚的同性伴侣。尽管该法律受到保守党成员和英格兰教会强烈反对,但卡梅伦仍支持这项变革。

其实,英格兰早在1967年已将同性恋行为“除罪化”,自2005年以来允许同性情侣缔结民事伴侣关系。2013年7月,英格兰同性伴侣婚姻法通过,允许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于今年3月13日开始为同性婚姻办理登记手续。2014年3月29日,该项法律正式生效。

2013年4月23日,法国由国民议会(议会下院)终审议通过同性婚姻法案,成为全球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14个国家。媒体评论称,同性婚姻法案的通过,是1981年废除死刑以来,法国最重大的社会改革。新通过的同性婚姻法案允许不同国籍的同性恋人在法国结婚,两人婚后还可以共同收养一个孩子或收养其中一方的子女。

政要白丁,大V屌丝,我们关注新闻当事人的命运。这里如同你的朋友圈,热闹而有选择,为你呈现经得起点击和咀嚼的人生。

出品:南方都市报朋友圈新闻工作室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