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之变》第八章:脏与耻,性生活的大敌

《性之变》第八章:脏与耻,性生活的大敌


耻与脏,是削弱人们的性快乐的最主要的两大心理因素。笔者在2000年、2006年和2010年的三次调查中都这样提问道:

有些人在过性生活的时候,觉得对方的生殖器、分泌物、精液、经血等等,是脏的。无论针对哪一种,您是不是觉得脏?

有些人觉得,过性生活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脏。您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吗?

在性生活里,您是不是有过耻辱的感觉?

备选答案都是:1.从来没有,2.有时有,3.经常有。

新世纪,负面情绪在减少

觉得分泌物脏:男人从2000年的40.4%减少到2010年的33.3%;女则从2000年的46.9%减少到2010年的44.8%。

性生活本身就脏:男人从2000年的24.3%减少到2010年的22.1%;女人则从36.1%减少到33.6%。

性生活里有过耻辱:男人从2000年的12.1%增加到2010年的18.8%;女人则从25.0%减少到23.4%。

这说明:21世纪中国人在性生活中,负面的情绪正在逐步减少(男人的耻的增加是例外,将在本文的最后来讨论)。这主要是来自于最近十年来人们越来越重视性生活的价值,越来越地努力地建构自己的积极的性心理,也就是笔者一直所论述的“权利与快乐的兴起”。

较低阶层与非主流者更觉得脏

作为社会学家,笔者最关心的是:在科学昌明、性知识日益普及的今日,什么样的中国人仍然在性生活中产生脏与耻的感觉呢?

男人的情况

男人所属的社会阶层越低,出现两种“脏感”的可能性也就越高。40岁(含)以上的、大专(不含)以下文化程度的、居住在省会(不含)以下地方的男人们更可能出现。反之,较高社会阶层的男人的发生可能性则会减少至少18%乃至67%。也就是说,这两种脏的感觉主要是较低的社会阶层中特有的性文化的集中表现。

在较低社会阶层的男性中,如果有过多伴侣的情况,那么他们产生两种“脏感”的可能性就会分别增加42%和69%。这主要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把任何非婚性行为都视为“脏”,例如“搞破鞋”的称呼就是“色香味俱全”。因此那些有过多伴侣的低层男性,就更加可能把性关系上的脏投射到自己的婚内性生活之中去。与此相反,如果低层男性去消费场所跳过舞,那么他们就已经部分地冲破了传统性道德的束缚,因此觉得性生活脏的可能性也就减少了43%。

女人亦然

首先,较低阶层的女人更加可能出现这两种“脏感”。反之,上过大专与更高的、居住在县城县级市(含)以上城市的女人们,出现的可能性则会减少至少20%乃至82%。这说明,较低阶层的女性与男人一样,仍然更多地受到传统文化的束缚。

但是在年龄的影响方面,女性与男性有所不同。在女性中并不像男人那样越老越觉得脏,而是两头小中间大。与最老的(50到61岁组)和最小的(18到29岁组)相比,中年女性产生两种“脏感”的可能性最大,分别增加71%到88%和32%到64%。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可能与分娩带来的负面心理影响有关,也可能与性生活的频率高低有关,还可能与男女之间的感情从激情迸发转向磕磕碰碰再转向相安无事有关。

其次,在性关系方面女人与男人也有不同,表现为两个方面。

一个是,如果女人有多个性伴侣,那么觉得分泌物脏的可能性会增加30%;但是如果有长期的其他性伴侣,可能性反而减少34%。这就等于说,只有那些临时的或者偶然的其他性伴侣,才会使得女人觉得分泌物脏的可能性增加。

另外一个方面是:对于女人是否觉得性生活脏,是否有多伴侣不发挥显著的作用,但是有过一夜情却把她们觉得脏的可能性减少了63%。其中的原因可能不言自明:如果女人连一夜情都可以做,那么其他的“小的”传统性道德也就更是土崩瓦解了。


脏感也来自性生活不良

“脏感”不仅可能来自社会阶层所属,也可能来自直接的性生活。

性生活不良促进男人产生“脏感”

首先,增加男人的“脏感”可能性的因素有:产生耻辱感、在性生活中经常出现性幻想、假装性高潮、双方打架、勉强的性、时间过长。通俗地说就是:男人如果要减少“脏感”,就需要尽力避免上述这些事情。

其次,要减少“脏感”可能性,第一位的就是男人要爱对方;然后性的次数不能过少;要在性生活中高度兴奋起来;最后才是多使用性技巧。

女人的脏感也来自对于男人的性依赖

生理不够舒服、男方缺乏性高潮、日常生活中不亲昵、自己缺乏性高潮。反之,也有些情况可以减少“脏感”的可能性:没有耻辱感、没有勉强过性生活、男方会性技巧、自己没有假装性高潮。

可是,影响女人的“脏感”可能性的所有因素,都是女人自己很难控制也很难加以改进的,都依赖于男方在性生活中的表现要很好才行。这虽然是中国女性在性生活中的地位仍然不够平等的客观反映;但是也可以反过来说,这是女性还缺乏性的自主性与进取心的体现之一。

男人脆弱的一面:性的耻辱感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男人在性生活中觉得耻辱的情况,更多地发生在农村里。反之,城市男性觉得耻辱的可能性减少32%到41%。

其次,如果男人曾经勉为其难地过性生活,那么他们感到耻辱的可能性就会增加66%。如果女方没有或者很少有性高潮,那么男人的耻辱可能性也会增加69%。如果双方有过肛门性交,那么则增加近1.2倍。

第三,也有两个因素会减少男人感到耻辱的可能性。一个是性生活的频率每增加一个等级就可以把耻辱感的可能性减少27%。另外一个是性交的时间不短则可以减少50%之多。

这就是中国男人在性生活中的特质,比某些胡编乱造的所谓“男人的性爱好”更加真实,更加科学。用通俗的语言来说就是:如果要减少男人的耻辱感,那么男人就不可被勉强;男人需要女人的性高潮来配合;最好避免肛门性交;应该增加性生活的次数而且时间不可太短。

但是,从大的方面来说,这些耻辱感其实都是来自传统的“男子汉的面子”,不利于男人自己的身心健康。从小的方面来说,男人的耻辱感表现出他们尚且缺乏对于女性的理解,更缺乏协调双方情感关系的必要能力。

换言之,男人在性生活里并不像社会所要求的那样,也不像某些人吹嘘的那样,永远是刚强铁汉。他们其实有脆弱的方面,已经被笔者用调查结果揭示出来。

“脏”是社会道德的判断

有学者认为,一直在压抑着中国人的性感受的主要的文化产物,不是西方基督教传统中的“罪”,而是“耻”。笔者的调查结果足以支持这一论点。但是,比“耻”更为重要的,是“脏”这种文化产物。

何谓“脏”?现代医学认为,至少对于人的皮肤来说,无菌状态就是“净”。但是在任何一个社会里,普通人在说到性方面的“脏”的时候,很少有人根据医学知识去进行客观检测,而是根据自己承袭而来的文化标准,立即作出斩钉截铁的判断。

这种“脏”的标准是传统社会的整体文化故意生产出来的。它简直就是治理“性”的无敌法宝:月经是脏,分泌物是脏,乱搞是脏,嫖娼卖淫是脏,不符合“惟生殖目的论”的口交与肛交也都是脏;总之,性就是脏。

好在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21世纪的中国人的脏感与耻感都在减少。但是这与其说是“讲卫生”的恩惠,不如说是性革命的功劳。读者联系到前面几章的论述就会同意笔者的这个判断:性,只要合理了,正当了,重要了,宝贵了;就不会脏,也不会耻。


《性之变》第8章,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