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睡就让过”,再证驾培改革迫切性

“陪睡就让过”,再证驾培改革迫切性

四川绵阳一女学员加了自称驾校王教练的微信后,便屡次被其露骨的“示爱”短信骚扰。该“教练”还威胁女学员称自己负责科目三,只要满足陪睡的条件就让她通过。对此,该驾校称正调查并另安排了女教练。警方也已经介入调查。(4月26日《四川新闻网》)


  虽说,有图未必有真相。但是,就这起事件来看,真相似乎已经就在面前了。涉事驾校的“羞答答”的回应,已经让我们快触摸到了真相的命脉。如果不是事情真实性比例的攀高,驾校就不会把男教练换成女教练了。问题是,男教练换成女教练,就能再无“陪睡就让过”吗?

  这名男教练是个色狼,而眼下的色狼概念也早就今非昔比了。鉴于色狼已经不分“公母”了,国家司法部门已经修改了法律,将强奸性骚扰的法律定性进行了修改。男性、女性的不法行为都算在了强奸罪和性骚扰的名下。基于这个事实,即使可能性再小,也不能排除女教练让男学员“陪睡就让过”。再说了,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行之有效的办法,你能把驾校的男教练全部换成女教练吗?

  我们要搞清楚事情的本质。按照市场定律,在驾驶技术的传授和求知上,教练就是“保姆”,学员才是“上帝”。学员学习驾驶技术是付出费用的,教练的收入,学校的收入,都来源于学员这个“上帝”。遗憾的是,在现实无奈之下,这两者的身份来了个逆天。逆天的背后,是驾培市场的腐败,学校收费是金口玉言,教练是红包满满,学员则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笔者以为出在了两个问题上。

  其一,驾培是虚假的市场。起初刚一有驾校的时候,驾校属于交警大队的第三产业,随着人们吐槽力度的加大,随着市场化呼声的日高,驾培市场也放开了。表面上看一个地方确实有好几家驾校,而实际上能够创办驾校的人,还基本上属于“内部人员”,驾校或多或少都有监管部门的身影。说白了,驾校依然是事实上的垄断。

  其二,拿证方式唯我独尊。要想拿到证件,只有一个途径,必须经过驾校,而驾校和上级的考官之间还有说不明道不清的勾结。他们原本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当拿证方式是独木桥的时候,才有了“陪睡就让过”的教练员。

  这位女学员是很有主心骨的人,是很有道德观的人。她不愿意为了一个本本委身于男教练,才曝了光。问题是有多少这样的女学员?有一首歌曲里有这样一句歌词,叫“擦干眼泪陪你睡”,不知道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女学员会擦干眼泪陪教练睡了呢?又有多少这样的学员疯狂的奔跑在路上?

  “陪睡就让过”,再证驾培改革迫切性。看来,公安部的驾照自学考试需要加快脚步了。

本文来自“南海网”,作者:郭元鹏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