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性:起于欲念,止于齿间

不能说的性:起于欲念,止于齿间

(美剧《性爱大师》由性教育研究专家威廉·H·马斯特斯与其助手弗吉尼亚事迹改编)

含有色情裸体淫秽性感性爱元素的新闻标题往往最能吸引眼球。性爱,被平日的衣物包裹得密不透风,个人阅读时的孤独却又使之一丝不挂。[S1] 人们都在试图通过开放的网络和街巷的私语去窥探他人之秘辛,一旦太阳照常升起,又立刻四下散开,作正人君子状,是为羞愧。

中国古代社会中,一面是万恶淫为首,一面是普遍的生殖崇拜。人们肯定性对人类繁衍的重要意义,承认爱侣身体上的联结是天作之合,却多对其本身含糊其辞,唯恐避之而不及,甚至因伦理性命不保。《山海经》中的神话人物帝俊的后代中有一司幽国,“他们分作男女两个集团,男的集团叫做思士,不娶妻子;女的集团叫做思女,也不需要丈夫,他们只要瞪着眼睛互相望一望,就自然会受感动,生出孩子来。而在希腊神话中,尽管希腊人奉男性猎取女性数量之多为风流倜傥,对混乱的性爱关系津津乐道,而后仍以一夫一妻、乱伦禁忌等为规范。

性爱过程中人与人往往坦诚相见。性高潮的基本反应之一就是意识游离而无法自制,无论美丑强弱,皆暴露于他人的直接审视下,在性爱中无所遁形;而与完美状态之间的差距成为无法面对现实——即羞愧的根源。与性爱有关的脏话便是抓住了人此时的弱点,因而不论地域何处,这种脏话都能因为阐述你是我孩子、“从我胯下来”、“离不开我而去”三个有关人生命之源的终极哲学命题,从而具备坚不可摧的攻击力。

随着内化至社会道德中的羞愧而来的,是普遍的性压抑。不敢追求性行为的愉悦,乃至不敢公开学习、研究与讨论。1966年,性教育研究专家威廉·H·马斯特斯撰写的《人类的性反应》引发了极大轰动与争议。医院对医疗资源的限制与社会的伦理指责没能阻止马斯特斯和弗吉尼亚的研究,更挡不住人们内心真正的渴望以及西方社会由此孕育的性革命。彼时中国,流传着凡是看过《少女之心》的就是流氓,而多少人一边嘴里喊着流氓,一边绞尽脑汁搜集《少女之心》的手抄本和磁带。

时至今日,犹无二致。当《阴道独白》被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群女学生搬上话剧舞台,宣传语我的阴道说:渴望不被定义束缚的快乐等在舆论场中蓦地炸开。许多人思索着、实践着“性爱无罪”,又禁不住舆论场中的大肆批判或暗示“性爱肮脏,最终选择与看得见的大多数偃旗息鼓。

弗洛姆在六十年前便给出的答案:恰恰是由于缺乏结合,性爱才成为羞耻。亚当和夏娃并非因看到对方的性器官而感到羞耻,而是因为在拥有智慧之后产生了对自我及他人的认同,意识到彼此的区别和距离而变得陌生。因为他们还没有习得何以相爱——亚当没有试图接受与改变,却将责任推卸予夏娃。意识到人的脆弱与丑陋,无法理解这就是自然造物的一部分,而又没有通过爱情引发的结合去消除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为羞愧之缘由。

两腿之间的脆弱不及外表美丽,被生理主导而揭下了理性的标签,似乎都与“人是地球上唯一的智慧生物,是进化链的终端”这一命题相悖。人之优越不仅在智识,更诉诸于能够认知、共存“物”,并将两者之和谐揉进生活艺术的创造中。正如有人对马斯特斯与弗吉尼亚吉做出的评价:两人所观察的在现在大约相当于一千部爱情动作片,这很可能让任何一个人成为柏拉图。正是由于人的性爱能够脱胎于动物性的欲望,成为我们孕育爱与理解人的能力,人类才成为人类。

对性的成见已不堪熟视无睹。被强奸的女性受害者,为何不得不面对社会的轻视?性行为本是个人选择,为何“处女(男)被默认为一种社会资源?关于LGBT,关于生殖健康,关于性与婚姻,关于性别平等,我们还有许多话没说出。推陈出新的书籍、影像早已取代了《少女之心》的性启蒙角色,而长辈们却依旧闻色变。可怕的不是世俗成见本身,而是认知与讨论环境的缺位,让真正有价值的声音无法在思考和批判中发出,我们只停留在对自身动物性的压抑或迷失上,沉浸在经济与科技至上的语境中,羞于追问生命的哲学。

我们都明白,瞪着眼睛相互望一望无法孕育生命,但仍然对我从哪里来的正确答案难以启齿。如今,社会缺乏的不只是马斯特斯这样的“性爱大师”,更是能够平心面对、理性探讨“性的普通人。我们顶着羞愧把它说出来,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坦然正视。对于性爱,不论是否想要成为大师,大抵都须从学习与对话开始。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