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的清华:无可安放的“性”

害羞的清华:无可安放的“性”


每周一下午,清华大学总有一些学生踩着自行车,骑出西门,一路沿着中关村北大街南下。他们的目的地是北京大学二教101。当他们到达时,101已然人声鼎沸,台阶上,教室后,都坐满了学生,还有人不少拿书包、笔记本占座。刚来的人常常要张望着找到一个空位子,赶紧迈开腿,跨过地上的书包、笔记本,绕到空座上。


他们都来听一门课,名字叫 “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然而,这门通选课被更多人熟知的名字是“三宝课”。这门课,在北大已经开设了20年。


图为“三宝课”教材


四年前,教育部下发了《普通高校学生心理健康课程教学基本要求》,其中明确地将性心理和恋爱课程列为必修。


同一年,清华大学校医院门诊大厅旁走廊的墙壁上,安上了免费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用身份证刷卡,一次性取20个,每20天可以重新领取。


性是脏的?




创办于1995年的三宝课,至今已经经历了三轮的授课教师更替,但火热程度丝毫不减。2014-2015秋季学期选课人数共计937人,500人的大教室里永远座无虚席,永远人满为患。以至于现在的主讲人姚锦仙不得不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出通告——“下周开始座位已经排好,旁听的同学可以先选择最后一排未安排的空座入座。”每年仍有不少的人因为没选上这门课而大呼遗憾。


几百米外的清华,“”或者“亲密关系”,似乎还是一个谈起来会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


2015年3月10日上午7点,清华大学心理协会微信号发出了一篇举办“模拟恋爱”的推送,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条推送迅速在朋友圈中刷屏,截止上午十点,浏览量已经超过两万。然而当天下午,点开这篇推送文章,五彩的标志、长篇的文字都不见了,只剩下白底屏幕上一行黑字“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同时,所有报名的同学收到了活动取消的邮件。


清华“模拟恋爱”活动推文部分截图


2013年,清华大学红十字会学生分会同伴教育部举办了一场有关同性恋的讲座,邀请了社会上的一对同性恋人与同学聊了聊同性的爱情观。


然而这场讲座竟成为了相关话题讲座的绝唱。“后来有人向学校上报,说清华的学生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之后,学校对我们部门的活动审查就很严格了。”同伴教育部的负责人协和医学院2013级本科生雷奇说。


清华大学有一门大家熟知的课程“大学生心理训练与潜能开发”。十六讲的课程设置中,其中有一节是有关恋爱和性心理的部分。赵丽珠是任课教师之一。


“每到这节课,同学们都会显得比较尴尬。”她如是说。


在这门课程的其他课堂里,从未出现过这节课这样尴尬而又带有些好奇的气氛。幻灯片上大大的“性”字,或者只是一个生理构造图片,就足以让不少人害羞的不敢抬起头。女同学们红着脸,塞上耳塞,低头用笔在纸上匆忙的写着字,似乎想要通过其他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男生们则会玩味地看着这些“特别”的字眼,对他们来说,这本是一些开玩笑的词汇,如今放在课堂里,要严肃的讨论,还是头一遭。


心理咨询师王旭,也是这门课的授课者之一。他巧妙地避开了兴许会让同学们尴尬的公开发言,在把幻灯片依次讲完后,请同学们花一分钟时间,在小纸条上写出自己的困惑和疑问。


小纸条上承载的问题五花八门,比如:


手淫好不好?一周几次比较合适?”

“我有处女情结怎么办?”


这一分钟里,有的女生在细细的纸条上,用娟秀的小字写了一长段:“在约会的时候,我的男朋友想要和我更进一步,想发生性关系,我该怎么做……”她反复解释着自己复杂矛盾的事情,却又透露出无助和迷惘。


课后,王旭也会仔细地研究这些小纸条上的词语,在他看来,这些语言都很有趣,反映出清华的学生对性的态度。


“手淫这个词本身是一个有偏向性的、带有一定否定色彩是的词汇,”王旭说,“所以收到这个问题,看到这个语言本身,也可以看出清华学生对性的罪恶感和羞耻感还是挺强的。”


在正规的学术文章中,应该使用的词汇是“自慰”,而不是“手淫”。类似的,还有“堕胎”与“流产”。


“你们觉得‘自慰’和‘手淫’这两个词给你带来怎样的感受?”王旭在课堂上抛出这个问题。


下面坐着的不少人,都恍然大悟。他们第一次发现,描述与性有关的实物,也是具有偏见的。


“他们都已经设定好了,觉得‘性’这件事情是脏的。”王旭说。


除了偏见,误解也深深植入在同学们的脑海中。雷奇的同学曾经认真地问他,“加入你们同伴教育部的男生,是不是都是弯的?”


直面,还是逃避?




小晴(化名)的宿舍在四号楼,她们习惯于在熄了灯之后夜聊。而今晚的话题,似乎有些暧昧。四个人隔着床帘,互不相见,谈论的都是有关两性和亲密关系的话题。在黑暗里,“性”“怀孕”“婚前性行为”等词汇,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纱,变得更易于接近,更敢于说出口了。


男生们,或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也会聚在一起看色情影片——他们总有渠道能找到下载站点。


表面的平和,其实无法遮掩暗流的涌动。情人坡上有被人丢弃的用过的避孕套,东门外的快捷酒店门口停着喷有“清华大学”字样的自行车,校医院门诊大厅旁的免费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也时常面临断货。


同伴教育和心理咨询,是学校里较为主要的两个接触“性教育”的组织。面对“害羞的清华”,他们做出了不同的尝试。


雷奇所在的同伴教育部,日常主要有两大块内容——“小班教育”和“同语沙龙”。常常一个班级三十多个人,一起来上小班教育课。


“同语沙龙”正在活动


上课的一开始,气氛十分尴尬,同班的同学坐在一起,也许是第一次共同面对这样的同伴知识。一个个相关的词汇被写在小牌子上,它们被举起来,又被放下,常常是几个要好的同学挨着坐在一起,窃窃私语,面红耳赤——牌子上的内容涉及性与避孕、艾滋病、性病还有亲密关系。


对于很多学生来说,这堂课更有冲击力的内容是“如何避孕”。许多人是第一次接触到避孕套,他们会尝试挤压包装袋,或是撕开来仔细研究。


尴尬的气息随着进一步的探讨逐渐消散,到了课程的最后,大家变得非常活跃,有时候甚至还会出现争论。


在一堂涉及到同性恋内容的课程上,不同人所持态度的差异显得尤为突出。


许多的男生激动地站起来,对这个话题表示了强烈的反感。然而女生们则显得更为平和,她们对于同性恋的问题持有更包容的态度。


“我们的目的不是去纠正那些反同同学的思想,而是帮助那些不了解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的统称),不了解性或是在犹豫徘徊的人更了解这方面的知识。”雷奇说。


比起“小班教育”,“同语沙龙”似乎更适合那些渴望交流的同学单独报名。上学期,这样的活动共举办了两次。沙龙的氛围相对轻松,不同的人围坐在一起,对一个话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种同语沙龙参加的人不在少数——去年的一场沙龙,一共来了三十多个人,其中的十个同学还是从北京大学来的。


即便有些人不愿意参加小班教育或是同语沙龙,他们可以去寻求更为私密和有针对性的帮助。“来心理咨询中心寻求有关性心理方面帮助的同学,一直是占有一定比例的。”赵丽珠介绍道。


“至少愿意来探讨这件事情,说明他们对自己接纳的程度还是没有那么封闭。”在赵丽珠和王旭看来,这反应出他们有一种很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和处理他们的困惑。


性教育何去何从?




新闻学院2012级本科生张诗妤在多伦多大学交换的时候,就曾经选修过一门“亚洲性别学”的课。她惊讶地发现,周围的同学都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基础,“他们把性看成是生活中极普通的一件事,可以在课堂上自由地讨论。”在国外的许多地方,性教育从小学就已经开始。


在中国国内,性教育呈现出不同的情形。


北京大学的“三宝课”,每学年开设两次,总人数是1874人,用一整个学期从校设课程中全面地学习有关性的各种知识。


清华大学的“大学生心理训练与潜能开发”课程,每学期四个老师任教,每人两个课时,每课本科生容量是100人,加起来一共800人。课程中有关性心理和性教育的比例只占十分之一。


然而,“大学生心理训练与潜能开发”的定位是大学生的心理健康,并不承担普及性知识的任务。如今的清华,却没有一门专门的课程担负起这种责任,因此,每学年这九十分钟的性教育,变得弥足珍贵。


教授这门课的另一位教师刘丹,曾在课后收到学生的一封邮件:


“当老师讲到爱情与性这节课的时候,整个一节课九十分钟我全都是低着头,而且脸羞得通红的上完这节课的。但是这是我听得最仔细,最认真的一节课,我一个字都没拉下。”


“清华里对性的需求还是很多的,”雷奇说。但是相应的教育和指导,似乎显得十分不充分——“心理中心只是个别咨询,或者是小范围的课程,”赵丽珠等老师,虽然经常接手有关性心理的案例,但是毕竟普及率不够高。


在这样一个“害羞的”学校,性教育何去何从?


比起北京大学的“三宝课”,从学校层面向下对同学进行性教育,清华大学的性教育与性启蒙,似乎是自下而上的。


同伴教育的课程,往往以素质拓展的形式设置,而且往往面临着艰难的审批过程,主题必须反复修改才能通过审核。


在“大学生心理训练与潜能开发”的课堂上,同学们更多地在小组讨论中理解和掌握了性知识,而非单纯地从老师的讲授中得来。


“从我们上课和咨询整体来看,近几年关于性方面,尤其是自慰、流产的情况咨询,量变得少了。”王旭说。


在他们看来,清华的性教育空间永远都是存在的,“任何时候,无论是个体还是集体,无论是个人、清华还是社会,性教育的发展空间永远存在,而且是不断变化的。”


2015年3月9日,广州大学学生的朋友圈显得格外活跃,一条关于学校新开课程“文化研究与性别再现”招募助教的信息被广泛转发。这门课程将会邀请许多不同的讲者来到广州大学的课堂,也将会引发有关性别课题的跨学科交流。


这条来自“小红花会之广大性别课程”微信公众号的推送,同时也被转发到了清华大学同学的朋友圈中。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陈晶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