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性的起源》作者达伯霍瓦拉

专访《性的起源》作者达伯霍瓦拉

早报专访《性的起源》作者达伯霍瓦拉 谈西方性自由的发展历程

  “我想请问一下,在座的各位,有过婚外性行为的请举手。”牛津大学埃克塞特学院历史学高级研究员法拉梅兹·达伯霍瓦拉带着他的新书《的起源——第一次性革命的历史》,3月25日来到上海,与读者见面。达伯霍瓦拉这一劲爆的开场提问,瞬间让在场的读者兴奋讨论起来,一阵热闹之后百人的读者群中最终只有两三位读者举起了手。

  这是法拉梅兹·达伯霍瓦拉每到一个国家与读者见面后,都会做的一个调查提问,“很有意思,亚洲、中东国家的读者会比较腼腆一些。我在印度与读者见面时,结束后有2位年轻男士走到我面前说,其实他们有过婚外性行为,但是不能举手,因为丈母娘在场。”

  法拉梅兹·达伯霍瓦拉认为城市化对性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他走访中国、印度、伊朗,看到大批的年轻人进入新的城市环境,遭受着传统观念与新式生活方式的冲击,“人在城市化的影响下,思维也将发生巨大变化,在有些国家地区,宗教、政府对人产生很大压力。西方社会同样经历过这样的变化,18世纪第一次性革命时期,正是西方社会从乡村到城市转型的时期,而西方的性自由也脱胎于宗教、言论的自由。对于身处压力之下的人们,西方社会的性变革很有意义。”

  与现在人们所看到的性自由环境不同,在西方的大部分历史中,所有的婚外性行为都是非法的,教会或国家会对违反者施以惩罚。然而在1600年至1800年间,这一完整的世界观被革命化的新思想破坏,成年人获得了支配身体的自由,只要其愿意,就不能通过强制力来使其遵守道德。法拉梅兹·达伯霍瓦拉在《性的起源》中,通过生动的细节描述,探讨了三百年前在英国首先开始的性观念改革如何影响了西方人的性态度,以及相应出现的社会变化。毋庸置疑,现代性文化的出现,是启蒙运动的核心部分,由此推动创造了一种新的西方文明模式——平等、隐私和个人自由的原则。

性观念等转变

导致现代西方社会形成

  东方早报:什么机缘促使你开始研究西方性观念的演变,并写作《性的起源》?

  达伯霍瓦拉:是个比较偶然的机会,我刚做研究员时研究了一些娼妓史。很有意思的是,你可以看到在大概1650年的时候,妓女被抓住的话可能是会被实施死刑的。一百年后,18世纪中期,大家对妓女的态度变了,觉得她们不再是罪恶的,而是社会的受害者,应该挽救感化她们。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方面的变化,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发现这不仅仅是关于妓女的问题,而是人们对女性、社会、性观念多方面的改变,这种变化导致了现代西方社会的形成。

  东方早报:《性的起源》写了西方社会性观念的演变,但这本书在世界许多国家,包括亚洲、中东国家都受到了欢迎。

  达伯霍瓦拉:是的,许多西方国家之外的读者对这本书感兴趣,是想了解西方社会的性观念和其他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这是个有趣的话题。西方现在性观念和很多地方不一样,性相对自由,可以到处讨论。但之前的历史并非如此。在西方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婚外性是被禁止的,一旦被发现他们将被处决、惩罚。有的读者读了我的书后,说这本书帮助他们了解了自己所处的世界,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很高兴出现这样的情况,能够给别人一点启发。

  东方早报:性观念的变革在启蒙运动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达伯霍瓦拉:性自由的兴起不仅限于英格兰,它实际上是整个欧洲启蒙运动的一部分。因为此前学者对它的研究非常少,以至于我们很难知道18世纪晚期性自由的理想在多大程度上波及其他国家,虽然它看起来无所不在。对性抱有什么样的观念其实揭示了许多社会内在的东西,不仅仅是性行为本身,它包含了许多社会元素,比如这个时期是西方社会从农村转变成城市化社会的时期、人们对人生的意义有了不同解读,如何平衡个人自由与集体利益成了人们关心的话题等等。第一次性革命同时也与当时的思想、言论、艺术表达、宗教、政治自由有着紧密联系。

西方政府对性的控制

越来越小

  东方早报:你的书中介绍,几百年间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都大力禁锢性欲,这种做法与整个社会的运作密不可分。你认为,现在性还是一个可以控制社会的工具吗?

  达伯霍瓦拉:现在西方政府对性的政策导向与控制力度比从前要小得多,而且会越来越小。人有权利自由处置自己的身体,这种观点已经深入人心。不过西方政府现在依然有许多关于性的调节政策,比如鼓励婚姻、鼓励生育。

  东方早报:可以理解为这也是因为宗教对性的观点和态度越来越开放与包容吗?你本人是天主教、新教或者其他宗教的信仰者吗?

  达伯霍瓦拉:哈哈,我不是教徒,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在世界性的几大宗教中,我认为基督教对性是最消极和抵触的宗教,基督教把性视为低贱的、诱惑人的东西。我们知道在过去几百年中只有一个天主教会,在16世纪宗教改革后,基督教会分裂成很多不同教会。在18世纪大家开始探讨宗教自由的时候,发生了性观念的变化,教会的许多神学家对这方面有许多探索,不同教会、不同派系产生了多种多样的观点,比如对同性恋关系的看法。直到今天,在天主教、新教内部对怎么看待性依然有许多分歧。

  东方早报:你认为是宗教引导了道德,还是人们用自己的道德解读了宗教?

  达伯霍瓦拉:我这本书的一个主要观点就是,几个世纪里基督教对人们行为的控制越来越成功、越来越有效,让人服从教内的纪律。这种宗教思想的灌输对人是有很大作用的,可以控制人们如何想、如何做。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宗教改革重塑世界的活动中,性居于中心地位,16世纪早期,新教徒认为教会对性道德的整体态度显得松弛软弱,天主教的反新教运动也把更为严格的性监管作为一个重要举措。种种严厉的趋势,其动力部分来自于宗教热情。

  东方早报:同样在欧洲,英国与法国社会对性的态度似乎也有着很大不同。如英国的政治家选举时会打“家庭牌”,而法国总统被爆绯闻后,受欢迎程度反而上升了,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达伯霍瓦拉:我觉得根本原因在于,不同文化下对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之间的关系理解有很大不同。我书中提到,18世纪之前,性不是私人事情,关系到整个社会、社区。18世纪出现了革命性的观念:成年人两厢情愿,用自己的身体做什么是个人自由。但性的私密性能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在什么程度上会引发社会的震动和利益,这个程度一直有很大的争议。

对性革命是否能推动

社会进步“审慎乐观”

  东方早报:在书中你还探讨了关于历史对男女性欲评判的研究,“女性性欲更强”这样的观点是如何被构建起来的?你认为是男人更好色还是女人更好色?

  达伯霍瓦拉:“女性的性欲要比男性更猛烈”是西方历史上大部分时候的观念。你可以从圣经、古典文学、中世纪文学中看到非常多的记载,这是当时人们普遍接受的看法。很有意思,这背后说明人们当时觉得性是罪恶堕落的,由于女性在身体上比男性更为软弱,所以更难控制激情的迸发。当然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无疑是错误的。过去是男性主宰的社会,女性无法发出声音。18世纪是西方女性开始发声的时代,她们开始写作品、写诗歌,谈自己的性与爱。她们提出,女性一直以来是被追逐的对象,男性不是应该更好色吗?许多男性也同意这样的观点,他们的激情更为强烈。人们有时会从科学中寻找证据,但我觉得是胡扯。性观念总是遵从社会潮流、观点规范的,30年前性行为是为了繁殖,而如今却不是这样。

  东方早报:所以你偏向认为性开放是好事,对社会进步是有利的?性的自由与开放化是不可逆转的吗?

  达伯霍瓦拉:如果一个社会让人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是好事,毕竟生活的最终目标是幸福。其他方面的自由,比如宗教、政治自由都一样。

  关于性革命是否可以逆转、是否能推动社会进步,我抱有谨慎的乐观态度。就我自己的观察,第一女性地位提高,女性性自由得到更多保障。第二,同性恋获得性自由。这两件是不可逆转的,在西方观点里已经把这两个当做非常自然的事,而法律上也开始有保障。

  东方早报:避孕工具的普遍使用可以算作第二次性革命吗?这一时期《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解禁、披头士发首张唱片,社会气氛与此前不同了。

  达伯霍瓦拉:避孕工具的出现时间是在本书涉及的时间段,1800年前后出现的。到1960年时期避孕工具,如避孕药开始大范围使用,这的确是一个重大的变革。两次性革命对塑造现在的性观念是至关重要的,但第一次更为根本。性自由的观念就是在第一次革命中诞生,但第一次性革命的表达还不完善,第一次性自由的权利,获得者是白人上层社会的男性,女性没有、同性恋没有。性自由和民主很相似,民主一开始也只是上层白人男性拥有的权利。21世纪60年代,避孕安全手段的使用使得性的愉悦开始凸现出来,特别是对女性而言。

  东方早报: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会很快迎来又一次的变革吗?

  达伯霍瓦拉:关于科技对性行为的影响,很多人关心这个问题。也许随着科技的出现,人们还可以不必要通过身体接触就能有性行为,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好事(笑)。

  东方早报:性自由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

  达伯霍瓦拉:性自由在西方是既成事实的现实,但它还在不断发展,比如对同性恋的态度。在1980年,美国、英国,都对同性恋有着严重歧视,这种歧视在今天不可想象。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变化巨大,有的地区已经允许同性恋婚姻。性自由的下一个战场,可能是变性人的自由和权益。不过对大众来讲,性自由还没有充分发挥。即使在西方,女性也没法享受和男性一样程度的自由。

  东方早报:你研究性观念的变革,是否受到过宗教信仰者的攻击和反驳?

  达伯霍瓦拉:哈哈,有的。有一次我参加一个电视访谈节目,采访犹太教的拉比和穆斯林的神职人员。他们认为婚外性行为是完全应当禁止的,不符合经文。当然,他们批评的倒不是我的书,而是现在社会上的这些现象。

  东方早报:你怎么看待性教育

  达伯霍瓦拉:性教育非常重要,如果政府不在性教育上投入将会导致非常悲剧的后果。英国就是个悲剧的例子,英国少女怀孕的比例是全欧洲最高的,说明教育不够。我们应该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她,为什么会有性、性是什么、性的意义在哪。我的父亲是亚洲人,在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对性教育方面的内容只字不提。但有一次,我父亲忽然找我,说“出去谈谈”。于是我的父亲指着路边的花和蜜蜂问我“你看到了吗,他们在干吗”。天哪,这是我最尴尬的一次谈话,而且我什么都没有学到(笑)。

录入编辑:顾静芳

本文来自东方早报,原文标题:“性观念的变革是欧洲启蒙运动的一部分”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