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

未婚妈妈

图/文原丽阳

  她们有的择偶不慎,男方自私暴戾,持刀伤人进了监狱;有的被欺骗情感,多次失败恋爱又被专业情场骗子所欺。她们大多涉世未深,谈婚论嫁之时突遭反悔;或是从小缺爱,父母感情不和,助长了自己的反叛个性使其在人生婚恋上一错再错。一不小心,这些女孩成了未婚妈妈,成了被边缘化的特殊群体,生活在舆论和道德的责难中。




  小可:面对现实面对自己的懦弱和无知

  小可是海南琼中的一位21岁妈妈,孩子今年快两岁了。小可说:“父母下岗一直在广东工作,我到广西去读书,属于留守儿童。从小到大都是走来走去,感觉没有家。”小可读的是民办大专,日语专业,但她学得不好,考级也没考过,毕业后就一直做点小零工。小可说:“平时,伯父对我还好,伯母不好,我奶奶人也是,做一点不好的事,唠唠叨叨一整天。这些都影响了我,我现也喜欢逃避问题。”

  后来小可遇到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孩子“孩子爸的出现温暖了我的世界,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恋爱了,怀孕了。父母知道后很恼火,找孩子爸劝婚,但没有无果。孩子爸把我接到海南后,就不管不问了。我一个人住在朋友家,孕晚期,自己坐公车去超市抗牛奶。晕了都没人敢扶。摔倒爬起来打电话让孩子爹开车来帮个忙都不愿意来。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育儿这条路,注定是只有我一个人,我决定一个人承担。”小可说。“后来孩子生了,孩子爸说把孩子给他。他还说现在他有女朋友可以帮我养,我觉得这是天下最可笑的事情。”“月子里都是我一个人照顾孩子,做饭。我出去买菜,孩子爹在家打孩子。孩子成了我们感情恶化的主因,后来我觉得自己是被欺骗了感情。”

  为给孩子办户口,小可从海口到琼中跑了十几趟,找了很多人。上户口需要提供父亲资料因为提供不了,罚了717元。几经折腾,终于为孩子落了户,小可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在那段最难熬的时间里,我做了很多艰难的决定,一个喜欢逃避的我面对了现实。我面对自己的懦弱和无知,选了这条平常人不走的路。因为,我觉得自己只是平凡的未婚母亲,未婚妈妈们不需要别人帮助。就是不要给予异样的眼光,差别对待就够了。”小可说。




小芳:连要孩子的勇气也没有还谈什么未来

  小芳是湖北荆州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从小她家教很严,小芳很少与异性有什么交往。年近30岁的她,去年才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了肚里孩子的父亲。他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是个普通职员但收入稳定有保障。小芳对他很是信任并准备将终身托付。几个月后,小芳怀孕了,但是此时,他却反悔了。两个人从此争吵不断。


男方的理由是物质条件不具备,另外生孩子会导致他失去工作。可是小芳不解的是曾经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就是为了尽快有个家么?家庭保守的小芳和她的家长找到了他的领导反映情况。但是,他却更加坚决不想让小芳生下孩,维持现状,但是小芳感觉很委屈,如果对方连要孩子的勇气也没有,谈什么未来呢?

  为了今后孩子有的地方,小芳自己贷款买了套小房子,每个月要还1500元,这对于收入不高的小芳来说有很大压力。她之前的梦想就是嫁个公务员,别的没什么要求,工作稳定,组成自己的小家庭,如今一切成了泡影。

  又几个月过去了,小芳的孩子快快出生了,他跟小芳发短信说给十万打掉孩子,小芳没同意。第二天,他领导出面撮合问题。在他领导的担保下,两人协议结婚,等孩子上了户口后再离婚。对于工作,对于婚姻,小芳没有什么打算。小芳觉得,自己家庭的环境和父母的传统思想阻碍了她的成长,但现在,她也只能这样过下去。



小梅:那段被骗的感情是最幸福的岁月

  小梅尽管才23岁但已经经历了很多同龄人无法经历的事情。自己出生后一个月,妈妈就将她送给了别人,随后又被多家领养过。所以,从小她就活在阴影里。在学校,不少学生把她当做“怪胎”。她故意去店里偷东西,让对方打110,以为这样就可以被带离这个是非之地。不过那一次电话没打通,迎来的是养父母的一巴掌。

  小梅很多次想到自杀,她还想外出打工,她想做一个善良的人,但结果是她重复被骗。快17岁时,小梅离家出走,她准备到上海的餐馆打工,因没办理身份证被遣送回来。后又被小姐妹介绍到深圳工作,小梅去了后才发现是做小姐,那次差点被强奸。从小就疏于亲情而且生性懦弱的小梅一直想找一位有内涵的人。在工作中,小梅遇到了孩子的父亲,他曾经是一位成功人士。可是,他毕竟只是曾经的成功人士。他想走捷径,赌博花光了积蓄,也花光了小梅给他的几万元,那几万是小梅数月辛苦攒下来的。之后小梅遭受了更加沉重的打击。这位成功的男人其实背后还有一个家庭,并且有两个孩子。小梅再次被骗了。

  那时候小梅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小梅没哭没闹,她也不想去破坏别人家的家庭,她觉得孩子还是两人共同的,这段感情也是她最为幸福的岁月。有一次,孩子爸因为哥们义气和朋友们出去打群架捅伤人被抓入狱。这时,他们的孩子刚刚出生三个月,小梅只好去她的小姐妹哪儿讨生活,因为付不起房租,她在热心人的帮助下在一座寺庙里度过了最难熬的岁月。小梅经历了这些变故后又独身一人,她的内心开始渴求平静,开始思考人生。小梅想起17岁时候离家出走的情形,她质疑自己决定,一切又回到原点。她以为这个男人可以给她温暖的亲情和爱情。但有了孩子后,心一下就打开了。养父母其实是把最好的爱给了她,只是那种爱的方式,小梅接受不了。躲了那么远后才发现,自己要的温暖其实还是在家里。


小潘:那段无助的日子让我变得优秀

  小潘今年26岁,和孩子爸5年前认识。男方在家排行老5,前面4个都是女孩,所以家里对他极其宠爱。小潘说,男方的妈妈总说她的儿子是世界上最好最帅的。在和孩子父亲相处的几年里,小潘先后为他流产两次,这次她真不想再放弃孩子。

  小潘说:“在和孩子爸相处的几年里矛盾不断,刚怀孩子时怕吵架对孩子不好,就准备以后再提亲。在待产的时候,他在外面找了个女孩,我知道他年纪小想玩,在我的要求下他们断绝了来往。孩子出生两个月后,孩子父亲又消失了,他又找了个新女朋友。到现在大半年,宝宝都快9个月了。”“网络上也有不少人冷言冷语,最讨厌人家说什么未婚妈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真正可怜的是承担不起责任的男人,连女人都可以扛起的责任,他却不行。去年中秋,他全家来我家赔礼道歉,迫于无奈,我跟他们回江西了,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

  如今,小潘工作过的饭店要开新店,她准备入股。小潘说:“再努力两年,她一个人也有能力养活孩子,只有苦过无助过,才能逼迫自己成长。我感谢那段无助的日子,感谢儿子促使我成长并变得越来越优秀。”


小云:被打掉的孩子是无法愈合的伤口

  小云是个被领养的女孩,性格早熟的她初中毕业后就上班了,16岁曾怀孕,打掉孩子后,又经历了几次痛苦的恋爱。为爱,她摔过瓶子,割过手腕。

  在朋友生日上,小云认识了孩子的父亲,被他的内敛和安静所吸引,他们结识后很快进入热恋。三个月后,她怀孕了,当时正在中专读书的孩子父亲没钱为小云打胎,小云只好去KTV上班,一个月四千块钱,为打胎,小云攒了几个月。2012年,又打掉一个孩子,也是自己出的钱。小云的男人尽管很“安静”但喜欢玩网络游戏,他在游戏里砸了很多钱,每次他花完工资后就开始轮到小云掏腰包。最让小云痛苦的是她男人在游戏里“搞暧昧”,导致他们争吵不断,五年后,他们的恋情快结束时,小云无意中怀孕了。这时的她也不想找男人了,但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半年后,在小云的孩子出生前17天,在父母的强力撮合下。小云和男友办了结婚证。并给孩子办了户口。但小云觉得,她和男友并没有什么感情。现在,尽管两人住在一起“相近如宾”但已经没有家庭的和睦和温馨。“不知可以持续多久,如果将来我遇到再次让我心动的人,我会为了儿子离开他。”现在,小云抱着孩子似乎又找到了生活的温暖,但她每每看着可爱的儿子,又会对被打掉的孩子满是心痛、愧疚,这也成了她永久无法愈合的伤口。

  编辑:三人禾羽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