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绥铭谈:我们时代的性与爱(中)

潘绥铭谈:我们时代的性与爱(中)

潘绥铭:的器官是皮肤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跟全世界都不太一样的就是,我们按摩业在最近十年以来,飞速发展,从足疗、颈椎按摩、推拿到那些带色情成分的甚至于就是色情的等等,非常普遍。当然,大多数足疗应该是不包括在性当中,但是它是不是存在身体接触?从我们现在的性的观念,性的解剖学来说,性的感受来自的是,性的器官是皮肤,而不是生殖器。生殖器官是起生殖作用的,而皮肤才是人的性器官。一切接触,一切信号的刺激反应都来自于皮肤。所以两个人在相当程度上裸露的皮肤相接触这还不叫性吗?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当然了,我们在足疗里面不会有那个色情成分,不会接触三角区,可是,人难道除了三角区,别处没感觉吗?越来越变成这样了,你已经没有办法解释。

  政府实际上很清楚。自从1981年就开始下令,首先禁止交谊舞,其次禁止按摩,然后禁止看黄,禁止三陪。全都禁止过。文件号,哪年哪月发布的,我书里面全有。到现在大家还知道这些法律吗?基本上都不知道了。那法律可没作废啊,一直存在,到现在也是非法的。尤其是禁止有偿侍陪,那可是全国人大常委会1997年通过的,那是最高级的法令。有偿侍陪啊,服务员收15%的服务费算不算?不知道。按那个定义的话,收服务费全算。所以,政府节节败退,到现在只好假装不知道——“没听说过,有这事儿吗?”

  现在在大多数普通人中间,性的色彩越来越淡了。真正的色情按摩,打飞机啊,口交啊,那个当然大家都知道是属于性的。可是像按摩、足疗,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跟性没关系。这就是放松,这就是休息,再加上中医理论,什么穴位啊等等,越来越合法化。


潘绥铭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潘绥铭:处女膜崇拜没意义

  此外,同性恋的出柜。同性恋在人口中的比例并不高,出柜的比例也并不多。但是,在文化上,这几年,大家都知道了。尤其在微博上,我都有点受不了了,动不动就“爆菊”,这个事儿怎么可以到到处说呢。我们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活到32岁才知道还有这种事儿。出柜不是说真的出柜,而是说,“文化出柜”。

  同性恋者的存在,你根本无法否认。尽管我们在生活中可能根本碰不到。但是这个文化你无法否认。结果就使得我们现在很多很多的口号莫名奇妙,贻笑大方。你现在反早恋?反谁跟谁的早恋哪?俩男孩的早恋你反不反?你现在反对婚前性行为,谁跟谁的婚前性行为?你反对一夜情,谁跟谁的一夜情?你这些口号都是建立在原来大家认为的只有异性恋基础上的,只有夫妻,只有婚姻,在这样一个文化基础上,这样的情境下,大家才都能明白。可是你现在呢?有些年轻人在网上搞贞操宣言,贞操到哪里去呢?女性跟女性之间有时候是不会破坏处女膜的,那你还有没有贞操呢?你没办法回答这种问题。你再拿处女膜来当作贞操,越来越没有道理。你现在还保持对处女膜崇拜,你不知道人会口交吗?你不知道还有肛交啊?假如我是个女的,口交三个人,肛交五个人,然后我还喊贞操,你这是说什么呢?越来越没有意思了,越来越没有意义了。任何性的传统观念,已经没有办法再细节化。

  再一个呢,亲密消费。这些个按摩啊足疗啊等等,它的特点都有皮肤接触。这种皮肤接触是亲密的一种,而这种亲密,在以往的社会中,是靠长期的人际交往。至少怎么也得一个月吧,才能拉手,两个月,才能搭肩膀吧,三个月才能接吻,等等,现在呢,全部省略。而且过去是建立在相知相识的基础上,现在呢,恰恰是陌生人。原来是没有金钱来往的,是不能谈金钱的,现在恰恰可以花钱买。一切都给倒转过来了。在全世界都有按摩,但是没有我们中国这样发达,这么普遍,而且参与的人数也相当多。

潘绥铭:从电脑技术来说,虚拟的性爱一点都不是问题

  所以性本身也变了,不再是异性之间的,也不再是唯生殖器官的了。同时呢,年轻人都知道,网上性爱该怎么算呢?双方没有接触,而裸聊,双方一起达到性高潮这算不算性呢?过去没这可能。现在有互联网了,可以做这事儿了,这又算不算性呢?不但没有生殖器官、肉体的接触,也没有人际的来往,就是纯粹在虚拟空间两个人互相满足,可是,达到了性高潮没有?达到了。那算不算?幸亏没算,否则咱们活不下去了。这些问题,都是扩散出来,甚至于脱离了人的本意。将来还会往哪一步走?我们不要看现在,看比尔盖茨那本书《走向未来》第135页。

  他说,从电脑技术来说,虚拟的性爱一点都不是问题,我可以做一个虚拟空间,里面只有有足够的资料,一个真实的人就出来了,再把你呢,全身穿满一个紧身衣,人体表面,有一百万个神经元,我用这些神经元插上电极一一对照,那么那个虚拟空间的人做什么动作,你就有什么感觉。而且电脑是被你操控的。你想要谁?美女?帅哥?你让他干嘛?亲我?点上,有感觉。摸我,好。我们都知道电刺激强于人刺激。这个在技术上,一点问题都没有。成本呢,按商业计算,只要销量到一定程度,成本一定下降。降到一定程度,每个人都买得起。那我们还要性吗?我们还要婚姻吗?爱情可以有,但是,还要性吗?艾滋病也没了,计划生育也不用搞了。比尔盖茨提出来,这才是性的未来。他的主要观点是,技术会改变人类的生活,不是简单的表面的技术。他为什么把这个写在书里?他的用意也很明显,就是像克隆人一样,提前把前景告诉全人类,由人类来决定,我们允许不允许这个东西生产。如果允许生产,我们现在一个塑胶娃娃就已经把我们很多东西都搞乱了。

  网上开玩笑,说办了一个妓院,门口就叫妓院,公安就来抓了。结果发现,没小姐,都是充气娃娃。那你说算不算。这充气娃娃还得有点工艺水平,那个虚拟空间呢?那个时候,怎么办?传统的婚姻,传统的道德,一切,大概都面临问题。所以他说,我提前警告人类有这种可能性。它的刺激当然会超过真人,而且,你的资料越丰富,就越有效。所以说,性,面临着这样的威胁。所以我们说,总的来说,从2000年以来到2010年前后,中国发生的变化已经不再是革命式的。因为没有敌人了。

潘绥铭:时尚在方方面面引导着我们

  现在有时候我在上课,好多同学过来问我说,潘老师你老讲“文革”,老讲精神禁欲主义,现在好像没什么人禁我们的欲,是我们自个儿找不着对象了。他说,还不如包办婚姻呢。真的没有什么人24小时盯在我们后面,管束我们、压制我们,不许我们这不许我们那,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当然有些家庭还会是这样,但是,大学里面没有,至少,人民大学里面的规定里,没有在校园接吻要开除什么的。

  外界的压抑,社会的束缚越来越少了,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时尚。各种各样的时尚在左右着我们,而且我们很难逃离它,很难对抗它。不说服装、不说吃饭、不说旅游,就是跟我们性直接相关,最典型的,车模。那个车和女性的半裸体它有什么关系呢?我这岁数一开始见到我就纳闷,你说,这到底是卖车还是卖人呢?你弄那么漂亮一模特,我就不看车了,光顾着看模特了。我总琢磨,看车的人,到底在看什么。传统的人觉得很矛盾。而新兴的商业,恰恰是在吸引眼球:你甭管什么东西,只要能把公众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就是成功。所以这样一来,性就又被扩大开了。一个女性,穿三点式,现在网上老说偷拍人家内裤什么的,像我们这个年龄,都觉得非常纳闷。你这偷偷照了半天,不就照了个内裤吗,游泳池不到处都是嘛。体操运动员不也穿那样嘛。不太明白。可是,它越来越变成了一种诱惑。这样一种时尚在方方面面引导着我们。

  像卖洗衣机,在旁边立着一个美女,有情可原。可是你打印机,旁边也是一个美女,这又是个什么意思呢?不知道。所以把性当作促销符号,已经脱离了我们那个性了,它完全变成了一个商业符号。可是,这的确影响着我们。

  我在人民大学里不断看到商业广告,“时尚在号召着你,你敢不动嘛“,等等等等。这样的时尚,我们很难说具体是哪一种时尚。流行的,各种跟性有关系的时尚,跟传统的性看似没有关系,但是跟我们扩大了概念以后的性就越来越有关系了。

潘绥铭:陌生人社会对所有的年轻人最有利

  比方说,手机上的“摇一摇”,这完全是个技术问题,却对我们的人际交往带来了天大的变化。我们以前有没有网友呢?有啊,我们两千年前就有啊。汉代就有鸿雁传书啊。那不也是不见面写信嘛。可是那时毕竟是很难见面,甚至是永远见不了面。而现在呢,从网友发展到“摇一摇”,迅速地跨过了传统的人际交往的各个阶段,从吸引到沟通到协商到妥协到决定,全都省略了。所以我们的交往情况越来越变化,因为,我们的大城市越来越走向了陌生人社会。

  我们传统的社会里面,性道德之所以明确,并且能够坚持到底,代代相传,全靠着农业社会。一个村里面,抬头不见低头见,你有点事儿三天就传遍了,没人不知道。你想搞一夜情,都是亲朋好友,不好下手,也没什么可能性。全是靠着这样一种生活形态,它能够很明确,也能够传下去。

  现在呢,陌生人社会。可是陌生人社会,对谁有利?对大家都有利,对所有的年轻人最有利。年轻人回到老家去,你受得了吗?七大姑八大姨,全是靠关系,全走后门,只有在这儿,中心城市,2300万人口,买不起房买不起车的地方,还有相对的公平。这种公平,来自于陌生人社会。你当官走后门,你去一个外企,需要走后门吗?那个外企主管,会给你走后门吗?陌生人社会给我们提供自由,机会。所以我们待在北京,无论多艰苦,也不走。自由,在很多传统的地方是没有这个自由的。

潘绥铭:独生子女政策打破了唯生殖目的论

  所以我们就面临一个问题——独生子女。我每次一说这个,人口学的老师就要骂我。中国性革命哪儿来的?独生子女政策。想出来了吗?什么联系?打破了传统的性的唯生殖目的论。禁止生孩子,生完一个,国家不让生,再生,开除公职。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性生活?没有人会问夫妻。但是每一对夫妻都不由自主会想这个问题,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性生活?已经生完孩子了。那你只好说,为了感情啊,夫妻没有性生活感情容易破裂。那好,你拿什么来维系感情?难道拿痛苦吗?拐弯抹角,还得承认,性是为了快乐。当然,加上条件,双方共同快乐。那也是快乐啊。

  一旦承认性是为了快乐,这个世界就完蛋了。以往为什么反对早恋啊?因为你生了孩子算谁的?现在我跟他很快乐,他跟我很快乐,你干吗反对我?为什么反对婚外恋?因为牵扯到财产分割,子女抚养,现在我跟婚内的人不快乐,我跟婚外的人很快乐,你干吗反对我?你一旦承认、容忍性是为了快乐,你的传统道德一下子烟消云散,而根本无可挽回了。

  可是你又反对快乐。怎么反对?你可以提各种各样的口号。朱熹说的,闺房之乐,本人人之大伦,无所谓,没关系,但是,乐极生悲。他用了乐极生悲这种说法。那生活中,没有乐极生悲,或者说,很少数有,你怎么来反对这个快乐呢?你在实际生活中你反对不了,只是我们要求,共同快乐。反对男尊女卑,反对强制的或者是不情愿的,这个没问题,现在人的人权思想都有了。但是,它还是为了快乐。

  所以,你还凭什么反对同性恋呢。我跟女性在一块我就不快乐,我跟男性在一块我就快乐,你干吗要反对我啊?你还有什么理由呢?过去,你说,因为不能生孩子,老张家三代独传,老李家三代独传,你们俩同性恋,孩子怎么办?那你现在没理由啦。你说什么?所以在我们文化中,很少有人会说这种性的快乐主义的口号,但在实际生活中,已经越来越多地流传开了,尤其是在中年人。结婚一段时间以后,终于意识到了婚姻的局限性,因此呢,一旦把快乐摆在前面,那各种各样的出轨,那是不可挽回,根本就没有办法预防。现在好些人都在预防婚外恋,这个东西只有他自己变不变。他自己如果变了,是没有办法预防的。你把快乐摆在第一位的话,什么理由你也说服不了他。你只能跟他打架。所以,这是独生子女政策,给我们带来的一个天大的变化。

  这些问题当年制定独生子女政策的人绝没有想到,直到今天,他们也绝不知道。三十年来,我只在计生委讲过一次课,讲完以后,他们就勃然大怒。其实没有人归罪于他们,因为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到了今天,过了三十年你再看才知道。

潘绥铭:独生子女政策带来“单性别成长”

  第二个,独生子女政策给我们带来另一个结果——单性别成长。独生子女,还有异性的兄弟姐妹吗?没了。而我们一切跟异性交往的那些能力,那些经验从哪儿积累来的?是同辈兄弟姐妹才能积累起来啊。爸爸就是爸爸,妈妈就是妈妈,他们是无性的,有性的话,这个家就乱了。所以你不可能从父母身上学到你跟同辈人的异性交往。那你上哪儿学?学校又不教,天天反早恋。让你一个人长大。

  我们住的小区里的人家,有的是一个儿子,有的是一个女儿。现在都上到小学四年级了。我天天坐在家里数,他们同学平均一个月才来家里一次。一放学校车送到门口,然后同学就没了。一学期同学才来家里四五回,来的还都是同性的,你还上哪儿去学得会与异性相处呢?

  我们上学大家都知道,从小,班里都有白雪公主,白马王子。你看他们出事儿了吗?一般不出事儿。为什么呢?白雪公主,天天的那么多男孩围着她转,你这点儿小九九我还不知道呀,别跟我玩这个。白马王子那边,天天一帮子女孩儿追他,很快就明白了应该如何跟异性相处,如何识别对方。这些都是练出来的。全世界都知道,不下水你是学不会游泳的,唯独在性这个问题上,我们坚决不承认。

  我女儿小时候要跟谁说会儿话,吓死我了,干嘛?难道你不理会女儿早恋?可是,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如此长大的这些年轻人到了现在,尤其在北京,是最明显的,30岁左右,婚姻压力来了,怎么办?所有的人都慌了。上班太忙了,十点才下班,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不不不,那些都是表面现象。根本的一条是,不自信,跟异性交往不自信。反过来,我们在新闻上不断地看到没有文化的民工骗了一大堆博士生研究生。他凭什么呢?人际交往。他就会甜言蜜语,他就会献殷勤,他就会这一套。越是高级的知识分子,越是念的书多,越不会这个。那怎么办?所以我们男生也好,女生也好,我们没事儿到红灯区里转一圈去。你不要去做那个事儿,那事儿薛蛮子都被抓了,但是你看一下,男人跟女人在那个环境中到底是怎么交往。没有我们想得那么浪漫,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复杂,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艰难,实际上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所以那些一夜情的,摇一摇的,等等等等,我们可以对他们做各种各样道德上的判断,但是你得承认,他的交往能力,比你们强一些。

  我现在摇一摇能摇出什么来?什么都摇不出来。摇完了以后第一句话我都不知道该跟人说什么。只能是问号,对方回一个叹号。否则我都不知道该让自己说些什么。这个跟独生子女一定是有很大的关系。我的书里面写了一些,但还不够充分。我最近的一篇论文在《中国青年研究》上很快发表,虽然是统计论文,但是很容易读,大家可以找来看一看。

潘绥铭:独生女给下一代的中国妇女提供了更多自信,自立和自强

  文章研究的是,27岁以后,仍然未婚,仍然有婚恋障碍的,都受着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独生女受的影响更大。跟非独生女相比较的话,差别更大。当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恰恰是独生女给下一代的中国妇女提供了更多自信,自立和自强。你才有这个条件,这个机会。比方说,你有一个哥哥,哪好事儿就都给他了,上学他先上。也有很多事实,姐姐做小姐是为了供弟弟上学。所以反过来看,独生女也可能使得新一代女性成长起来了。而现在的婚恋障碍,或者说婚恋矛盾、婚恋意外,都是来源于我们传统的男性,还不太适应这一变化,还不太适应跟这些风采十足的独立性极强的,希望跟你保持一定距离的女性打交道,相处。没有人教,过去也没有这种机会锻炼。所以我们在网上可以看到关于处女情结,关于打骂老婆啊等等,这些都是相当一批男性走向中年时发出的牢骚。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发现女人变了。

  女人变了,男人不变,那这个事儿就比较麻烦。在西方各国,大家如果熟悉一点妇女发展史都知道,西方妇女解放运动伴随着男人解放运动,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靠一头热乎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独生子女政策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下一代独生子女会什么样?对性的未来做一个预测的话,很关键。1992年的学生已经上到研究生了,1995年的学生已经上大学了,他们面临的是四个祖父母,两个父母,421结构。年轻人面对着6个成年人的时候,会怎么样?不知道。我们现在越来越不知道了。

  我个人的调查里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独生子女比别人差或者比别人强。但是,在性方面,有一些差异。他们是更老实了呢?还是更造反了呢?中国和西方的三次性革命(欧洲二三十年代、美国六十年代、中国八十年代),都有一个共同的人口基础--短时间内青少年占人口的比例急剧上升。

  二战后,美国大兵回到美国生孩子,到了六十年代,进入青春期。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计划生育失效了,生孩子,八亿人一下变成了十二亿,到了八九十年代,这一代人进入青春期。他们曾经占过总人口的30%。这么一大批青少年,他们的力量,任何人也阻挡不了。可是,我们现在,青少年的总人口比例会越来越少,他们还会再继续在性方面往前走吗?还是他们会缩回去?就像有的人说的,我们真的再回来包办婚姻吧。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再加上一个,性别比失调。性别比失调,好多人做过预测,我觉得那些人都有点不靠谱,最靠谱的是什么?妻子轮流走,一家待一年。大概是男人的机会会越来越少,你不得不容忍妻子离开你走到其他的地方去,男人不得不轮流坐庄,来做这个丈夫。这些人口比例在这里摆着。大概是少数精英者,最上层能够逃得掉,剩下的大多数中层以下的人,是逃不掉的。在一比十几一比二十几,个别省份一比五十几的情况下,你还讲什么一夫一妻制呢?

  刚才还提到一句,风采。美容、化妆、健身都是在修理我们的身体,使我们的身体符合或自主愿望,或其他人意愿,或父母愿望,总之,我们的身体,变了。我们身体结构没有变,但是我们在不断地主动地修理它。以前主要是在女生群体,现在男生也开始了。广告也开始铺天盖地了。你要是靠着一辆奥迪车,你不能太胖,男的也开始受这种束缚。说明我们越来越重视风采。它既不是漂亮,也不见得是魅力,更通俗地说,是在同辈中对异性的吸引力,对同性恋者来说,对同性的吸引力。总之,是你在性方面的吸引力如何。很多人产生了极大的焦虑。为什么?书里面有一章专门写了。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