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鉴黄师:现在对男性有一点抗拒

女鉴黄师:现在对男性有一点抗拒


对话“85后”女鉴黄师:现在对男性有一点抗拒

“85后”的小敏(化名)刚走出校门,步入社会只有短短几年,她说自己平时就是个保守内向的“宅女”,因此对于工作内容中包括“鉴黄”业务,她多少感到了不适应,甚至有过长达两个月的适应期,也需要不断给自己进行心理调适。她直言作为一个未婚单身女性,参与“鉴黄”工作后,让她对男性的观感也有所变化,甚至对她的交友都会带来影响。

问:第一次“鉴黄”时的场景如何?

答:其实面试这个职位的时候没有特别明确提过有这方面的工作,进公司之后才知道。我是个保守的人,以前连黄片都没看过,第一次看那些色情图片时真的吓到我了,也才知道原来网络上有那么多不健康的内容。

问:对于年轻女孩来说,刚开始做这些工作会不会很尴尬?

答:会,非常尴尬,每次如果有同事从旁边经过,都十分不自然。

问:用了多长时间适应?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

答:大概用了2个月时间,当时前2个月每天有大量时间都要做鉴黄工作,看久了一方面是麻木了,另一方面我也是告诉自己这就是工作一部分,是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我必须去做。

问:经常性看到那些色情、血腥暴力的图片会不会觉得恶心、难受?

答:挺反胃的,特别是很多暴露狂的图片。

问:经常做这样的工作对你的身心健康有影响吗?

答:刚开始那段时间,每天密集看这些黄色图片,视觉冲击很大,加上工作量很大,就觉得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上传这些不健康的东西,搞得我工作那么累,那段时间就有朋友说觉得我脾气很容易烦躁,后来主管也把任务重新分配,现在好一些了。

问:那你现在单身没有男朋友,看多了这些东西对你的交友会不会有影响?

答:坦白说感觉多少有一点,现在对男性其实有一点点抗拒,总会想着这些人是不是当面一套,在网络上又是另外一个样子,所以接触的时候会想得比较多,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吧。

问:你的工作有“鉴黄”内容,你的家里人或朋友知道吗?

答:家里人不知道,只知道我在互联网公司做客服,只有很好的几个朋友会偶尔提到吧。

问:为什么不愿意提到这些工作内容?

答:其实现在我觉得做这些工作还是挺有意义的,也是尽一份社会责任,但是感觉很多人还是会戴着有色眼镜或用猎奇的眼光来看我们,所以不想多说。

问:你自身觉得鉴黄师这一个岗位男性适合还是女性适合?

答:我自己是觉得男性更适合吧,因为男性对这些内容的接受度、开放度,心理底线都会比较低,容易适应。年轻女孩心理承受能力有限,可能已婚、年龄较大的女性也会更适合一些。我们老板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所以对一些工作分工也有调整。

做了一年多的女鉴黄师:

“只是正常工作,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吴霞(化名)工作已有10多个年头,做了一年多的鉴黄师。她做过出入境的公职人员、也当过老师,2008年来到广州后开始接触互联网行业。见面时,她留着一头短发,别着一个精致的发夹,黑框眼镜里一双大眼睛透着光彩,双手修长,指甲涂了透明闪亮的甲油。

对于工作内容包括“鉴黄”,吴霞的反应比较淡定,直言“属于正常的工作范围,不觉得有任何问题”。不过在“鉴黄”初期,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即使已为人妻为人母,面对黄色内容,吴霞还是多少感到了有点“吃不消”。

吴霞说她仅仅把“鉴黄”当作自己的工作,做这项工作的目的其实说到底,也就是为了家庭。“工作即使枯燥、即使烦闷,但想想家庭,想想自己身上的担子,一切事都不在话下”。

问:最早做“鉴黄”时,会不会有不适应的表现?

答:工作啊,不可能不做,不是说排斥了就不做了。可能会有很讨厌的用户,挑事儿的用户、说话很难听的用户、人身攻击的用户,但我们工作就是要面对用户。即使厌烦也一样得做。

问:有否见过触目惊心、特别不舒服的内容?

答:曾经也看过,血肉模糊的甚至我都说不出口的,但现在毕竟年纪那么大了,好多事都不觉得稀奇了。

问:你做这项工作抱持一种什么心态?

答:有一定的责任感,每次开例会都会强调社会责任心、责任感。

问:你老公怎么看?会不会有意见?

答:会有疑问,但我跟他解释说这是我目前加入互联网公司最好的切入点。

问:做“鉴黄”时,会不会想到这些网络信息对孩子的影响?

答:我的孩子还小,暂时不会接触到网络,所以没有太多顾虑,但是我会开始替我稍大的侄女想,会想到心智、身体都还不够成熟的侄女初接触这些内容时心理会产生怎样的反应,会不会被误导?这些会让我担心。

问:父母了解你的工作内容吗?

答:我父母思想比较守旧,所以我的工作内容都没怎么透露给他们,他们不太了解。

问:公司同事会借机调侃你们吗?

答:会啊,经常开玩笑。行政的妹子经过就大喊“哎呀,他在看黄片”,闹得大家哄堂大笑,也算是调节气氛。其实为了工作效率和其他原因,我们会把界面上的图调小,但是需要认真审核的图就会被放大。

问:这会对你造成负担吗?

答:其实还好,公司管理都会对这方面作引导,大家都不会戴有色眼镜看我们,不会歧视我们。我们工作起来也不会有太大压力。大家调侃都是开玩笑的,反而能活跃工作气氛。

问:你会认为这项工作需要一种比较私密的环境吗?

答:有,有,有。这个算是心理上的一个保护,如果说调侃多了,我心理的防线就不一定那么坚固了。其实这个事情就是自己为自己筑起防线,劝服自己,如果经常受到“攻击”,那我的压力会变得很大。

问:对于网友争相表示想应聘鉴黄师,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个人感觉有些人是好奇、感到新奇的,但很多都是抱着“窥探”的心情。

问:你觉得他们是抱着怎样的心态?

答:第一类是我们软件的用户,我想如果他们对这个软件比较熟悉,可能会在社区里觉得自己比较牛逼一些。第二类用户可能就是冲着工资收入来的。有一次就有个衣着前卫的年轻小伙上门来应聘,我们都挺惊讶的。他也是用户,所以我们也不好拒绝,就聊了一下。但他十分年轻,给我感觉心智不太成熟,来这的目的就是高收入,想着可以收入过万。还有些纯粹为了找工作,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这项职业,就当作其中的一个选择。


相关文章:

“鉴黄师”吴霞每天都要审核大量图片是否符合要求,她是一位3岁孩子的妈妈。南都记者黎湛均实习生梁素雅


鉴黄师,这个特殊岗位最近频频进入人们的视野,基于网络信息安全,这一职位其实已经在互联网公司中普遍存在,而且女性占了相当的比例。女鉴黄师如何工作?薪酬怎样?“鉴黄”的真实感受又如何?在“三八妇女节”期间,南都记者走近网络公司的女鉴黄师们,揭秘她们的真实工作状态。


相对私密的空间


3月5日元宵节,下午2点半,天河软件园内微聚公司,200平方米左右的开放空间内,五排电脑桌一字排开,每排约10张电脑台,中间几乎没有间隔。

不过,在入口左侧,有4个相对独立的座位,这里是客服部的“地盘”,一共4名员工,两男两女。吴霞(化名)和小敏(化名)的工作空间就在此,两人选择背靠墙、面朝通道的位置,用吴霞的话来说,“会比较私密”。客服部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要鉴别其“网络社区”内的色情图片和文字,就是所谓的鉴黄师。

吴霞是广西人,2008年来广州,2013年加入微聚,现在是客服主管,也是一位3岁孩子的母亲。小敏则是一名年轻的85后,进入公司仅仅半年,文静腼腆,笑起来有几分羞涩,目前还是个单身女青年。

吴霞每天会根据网络上传情况,给她自己和3位员工布置相应的任务。她们要对用户端上传的图片文字等进行即时审核,一旦发现裸露、有色情暗示或是血腥暴力的图片或文字信息,第一时间就要进行处理,很考验人的“眼力”。

吴霞坐在电脑前,手里的鼠标快速地滑动,电脑开了一大串窗口。她熟练地点开运营审核系统,每个用户的微动态、活动、群、相册里的图片等信息便会在电脑上一目了然地呈现,“先快速浏览最直观的图片,一眼扫到有疑似色情暴力的图片,点进去进一步确认,再看用户登记的文字信息,察觉有敏感词也要再仔细查看”。

按三种级别封杀

究竟涉黄内容如何鉴别?什么样的图片算色情图片?标准又如何判定?

吴霞说,这个虽然没有严格精确的文字表述,但是互联网行业内各公司大概有个基本的筛选标准。记者注意到,在一名操作人员电脑前贴有一个小纸条,上面标有他们公司采用的3级标准,严重程度递减,分别是“A级性器官的,封号;B级露胸的,删照片、禁言24小时;C级过分暴露或带来不良影响的,删照片”,方便对照使用。

在吴霞的电脑页面上,每个审核用户面前都有个待处理的状态,分别有照片删除、禁言、封账号等选项,“一旦发现有问题,马上根据等级勾选项,当下就可以处理”。

鉴黄师都是“无影手”

吴霞和小敏一边回答记者的提问,手里的鼠标却一刻都没有停止点击、滑动。“网络社区用户发布的图片文字等虽然有个延时审核,但这个时间不能过长,会影响用户体验,所以我们必须以最快速度浏览、审核”,小敏正在审核的用户栏一个页面有50个用户信息同时审核,她说每天的工作量基本都要审核上万个用户,也就是每天至少要浏览200个页面、数万张图片。而“鉴黄”的工作基本要在3个小时内完成,其他时间有其他工作,因为“鉴黄”太久会影响身心健康。这样平均下来一分钟要浏览50个以上的用户、上百张图片。“所以盯着电脑都要全神贯注,不知道的以为很黄很刺激,其实挺辛苦,也挺枯燥”。

“鼠标每天按下来,鼠标手是当然的,严重时都感觉手指不是自己的了”。在电脑前工作,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颈椎也或多或少劳损。吴霞桌前必备眼药水,“长时间对着屏幕,眼睛很累,干涩的时候就滴,一天能滴3、4次”。

吴霞坦言,“亚健康是逃不掉了”,除了吃饭和午休,吴霞和小敏几乎都“无影手”地在工作着。“鉴别黄色图片视觉冲击很大,看久了难受,精神也会扛不住,所以都要不时轮换一下工作内容,要不就走动一下,打下‘鸡血’。”

黄色图片越来越隐蔽

记者坐在小敏的电脑旁,看着她“一目十行”地浏览、点击、往下拉,再浏览、再点击,发现一张露胸、穿着露底短裙的“搔首弄姿”照,果断点击删除,几秒就瞬间完成。小敏说,这都是这几个月密集工作才“练出来的”,最开始她鉴别黄色图片的时候,对着几张图片都要判断很久,还要对照着写分级标准的小纸条,一个个分级判断。

小敏告诉记者,时间久了之后她也摸索到一些鉴别黄色信息的小技巧。“例如,先快速搜索用户信息,遇到有约炮、人妖之类的字眼会重点关注”,不过她说现在有些有意发布黄色图片信息的也会越来越隐蔽,图片也会隐藏在一大堆正常图片里面,只能靠肉眼更仔细地“搜索”。

避开跑来跑去的儿子

网络社区十分活跃,用户随时随地都可以发布动态,所以吴霞和小敏的“鉴黄”工作时限远比普通上班族长得多。除了零点之后的图片会延时隔天审核,客服部的员工每人都要轮流值夜班,只不过晚上不需要在公司当班,可以在家里操作。

吴霞家里有老人,还有个3岁的孩子,在家里进行“鉴黄”工作,对她就带来不大不小的“困扰”。“虽然这事情在成人世界很平常,但对于孩子来说,冲击是无穷的”,吴霞说她在鉴别黄色内容时经常会想到这个。有时在家里需要处理这些事情,为了避开身边跑来跑去的儿子,“我通常都会让我老公带孩子下楼去玩,因为也不能把房间门老锁着,这样他会更好奇甚至产生怀疑”。

行业状况

上岗容易钱也少

大型互联网公司鉴黄师多达50人以上

鉴黄师最早是因为“扫黄打非”的需要而设立的特殊岗位。其工作内容,就是将办案单位送来的淫秽光碟一一审看,并根据内容开具鉴定结论。早期的鉴黄师主要是在公安系统,大多是由女民警担当。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兴盛,一些互联网公司大多也会设置鉴黄师这样的岗位,现在从事这一岗位的人群也在增长。

人员数量

大公司多达50人

微聚CEO焦一提到,早在10多年前,一些社交软件公司就开始需要有人来“鉴黄”。他们的工作,是监测社交软件中是否存在色情内容。在称呼上,一般不会直接设置或直呼鉴黄师,有的公司叫客服人员,有的叫网络管理员。

焦一提到,鉴黄师这一岗位,现在所有从事社交软件业务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有,“只要互联网公司有用户产生内容的,这一块基本都要成团队建制,大概70%-80%的互联网公司都有这个岗位”,只是岗位规模、人员数量会与该公司的规模、业务量、审核内容的多少而有所不同。

他还表示,经营视频直播平台的互联网公司,由于视频需要即时审核,且24小时不间断,业务量繁重,需要的人员配备要多得多,目前行内较大型的此类公司鉴黄师多达50人以上,“三班倒”不间断工作。

鉴定标准

基本分三级

鉴黄标准如何界定?焦一提到,这个虽然没有严格精确的文字表述,但是互联网行业内大概有个基本的筛选标准。目前分类三级,一级是性诱惑性暗示的,其次是涉黄露点的,最严重的就是直接发布性爱或性器官图片,处罚基本就是从删除、账号禁言直至永久封号。“不过每个公司的把关标准还是稍有差别,也有一些大型公司一旦发现就直接封号,十分严格”。

入职选拔

上岗门槛不高

不过,对于鉴黄师选拔的门槛,却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苛。焦一提到,他们面试招聘的时候并不会专门考所谓的“涉黄”题目,只会考虑个人综合素质,一般性格不能太过毛躁、心理素质较好。“一般的人员只要懂得电脑操作,熟悉这些分级标准大概只需要两周即可进行操作判断,所以上岗门槛并不高”。

至于在性别、年龄的选择上,焦一就提到,目前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鉴黄师男女皆有,大多还是以年轻人居多。但他个人就认为,“结过婚生育过、较大年龄的女性其实从事这个工作所受的心理和生理影响相对最少”,年轻人长时间接触,对身心健康多少还是会有影响。

薪酬待遇

2000元至4000元

鉴黄师的薪酬待遇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高,并无外界所言“轻松又多金”。焦一就透露,在网络公司,类似客服、网络管理员这个岗位多在2000元-4000元左右,主管岗位稍高,大概5000元-7000元。至于对于鉴黄师的考核,一般不是从绝对数量,譬如每天筛选到多少色情图片来判断,而是会对其管理的网络社区秩序有个综合考量。

鉴黄师吴霞(左)与鉴黄师小敏(右)正在鉴别用户提交的图片。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0人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排行榜

热门文章